目前分類:then i say...... (3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Nov 05 Tue 2013 00:36
  • 小黃



 

我記得小時候,家裡有一隻狗。
叫小黃。

土黃色的狼犬,母的,短毛,不漂亮。
長的有點呆,咧嘴也不會笑。
大概以我現在對於狗的長相外表喜好,大概只有鼻管夠長這點符合吧。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是有一點倦怠。
還不只一點累。

有時候一整天都在板南線上來來回回,一天坐掉一年份的計程車次數,六趟還是八趟的。
坐板南線都可以攤的靠在玻璃上,大概也是個死屍臉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時之間百感交集,交集的……想死。
渾渾噩噩的醒過來,結果,那時候磨掉了,太多東西,一次又一次。

那個很難搞又很有趣的人劈頭就說,「我覺得你浮浮的,像是你不會永遠都在這裡。」就在他攤開那一大疊紀錄的時候,嘴裡說的跟手裡擺的是背道而馳的同一個人。
所以我才覺得難搞的想要逃跑。

因為被點到的時候,無處可躲。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人的饞念,有時候比午夜夢迴的眼淚還可怕。

 

  然後,前幾天,我突然很想吃,滷絞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y 23 Sat 2009 22:16
  • 浴室

停電的夜晚,百般無聊,除了吹吹晚風,給月光照一照之外,躺在冰涼的瓷磚上數著自己的心跳聲,也只有一個人捧著個燭臺,小心翼翼的在屋內遊蕩,枕在窗邊搖著小扇,嫌樓下藉機聊天的人群太過無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半
  
 
  沒有陽光無形的約束,夜半的遊魂,似乎都比較誠實而肆無忌憚一點。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寂寞看的見,你覺得是什麼顏色?」
   
 
 
  那片窗景,我最懷念的就是黃昏,和寄居在玻璃之外的蜘蛛,破爛的蛛絲和著晦暗的天色,收入眼底悲哀的像是世界要崩塌了,也許是因為我的內在好不容辛苦建立起來的平衡,就在那個夏夜,讓我一夜崩潰。
  
  也許是我失落的連鬆手都不會了,畢竟,手握緊的時候,起碼,我還有自己。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世界在眼前崩壞,我唯一納悶的是我的人生在幹麻? 
 
  我一直都不相信努力才有收穫,因為努力了不一定會有收穫,才是現實。幻滅使人成長?我覺得痛苦才會使人成長,縱使,增生的結果不一定是什麼可供生存的部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的深夜,除了悶熱,另外一點討厭的,就是蟲多。
 

  雖然,夏天不就是那麼一瞬間,當收音機播出夏夜晚風*的時候。
 
 
  位在十三樓陽台上的黃光小頂燈,像是散發著強烈的怨念燈塔般,幾乎把這附近方圓幾百公尺內的六足生物,通通強制招喚了過來。
 

  看個巨大飛蛾又撞上落地玻璃窗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咚聲,留下一圈隱約可見的磷粉絨毛痕跡,啪的落地之後,幾近著魔而執迷不悟的前仆後繼再次飛起,總覺得玻璃另一邊毫無動作的自己,根本是正在看著殘忍的虐殺實錄,而且,一手策劃。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時候,那麼的剛好,沉澱的速度跟湧起的方向差不多,就會想要找個也許傾斜的方法讓好不容易液化的思緒,流動。

  天快要亮的時候,才看的出來山和天的隱約分界,也許浮動的跟沉靜的兩相,在我的眼後,出現的就是那樣的狀態吧,不能明瞭的時候,怎麼樣的形容都不足以明白,只要一點光在睜眼的時候。

  「你是想要訴說什麼呢?」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親愛的偏執狂,你也知道說不出口的東西才是最沉重的。
 
  看著我煩躁的拍蚊子還順便拿樟腦膏東抹西抹的,然後什麼也沒說卻又繼續繼續那擺明焦躁這抓那抓的動作,也許你只是嘆一口氣無言的逕自把自己想做的事情做完,畢竟那種沉重的東西需要醞釀之後才會爆發,在旁邊守著也不會因此就好過一些。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親愛的偏執狂,我又做實驗做到爆走了。

 
  是的,光憑我連趴在桌上睡著也會冒出火藥的味道,不管是誰都知道我已經氣炸了,你大概很納悶我為什麼沒有把實驗室炸掉,我也很納悶,大概要感謝我那強大到不可思議的理智吧。

 
  連微微著笑然後說不行的耐心都沒有,本來應該用提醒的東西,結果我說出口的時候都像是用吼的,講話的口氣很差,不耐煩的時候瞪人,強制別人一定要怎樣怎樣,我沒有翻桌,可是我當著所有人的面前就就給他一大掌的轟了下去……

 
  氣消的時候,其實我後悔,因為,氣焰在燒的時候我掃到不該掃的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應該快受不了了,我也是。

 
  在我警覺到我唸了研究所之後逐漸變成很難相處的時候,這個學期已經過了一個月,快要兩個月了,在工作的時候,那不自覺碎碎唸、抱怨的次數連我自己都覺得煩,雖然有笑容,但是到底有多真心我自己都很懷疑,而私底下的時候,只有兩種狀態,一種是累死的狂吃狂睡,而另外一種是狂睡狂吃之後,完全腦袋放空不想動的腦殘狀態。

 
  我知道你想皺眉頭跟我說,「你幹麻把自己搞成這樣?」因為我自己也想這樣大聲的問我自己,有理由,只不過我根本沒辦法理直氣壯的開口講出來。

 
  研究所跟大學不一樣,我以為我知道,而實際跟我的認知還是有一段距離;雜事多正事也少不到哪裡去,除了壓在肩上更重的重量,本來就應該會有更嚴格更高標準的要求跟責任,這我明白,但是這疊那壓下來,我本來就不堅強的肩膀很容易就懦弱的垮掉,有時候還是忍不住。

 
  當那天我整個人不管裡外都糟糕到一種不行的狀態,我撐著傘站在雨裡,猶豫著,我應該是乾脆讓那寒流的豪雨淋個溼透藉故好好的哭一哭,隔天我才能假裝我已經暫時的忘卻把那些不愉快放下,然後繼續把我應該要做的事情弄好,還是我應該要小心翼翼不要淋到雨免得自己裂開來,裂的亂七八糟連我自己都沒有辦法收拾,我覺得我在你臉上看到無奈兩個字。

 
  的確,你是最無奈的人了,研究所是我自己選的,老闆是我自己選的,會把自己搞成這樣,也是我自己默許的,可是你卻是莫名其妙的被迫要面對現在變成這樣的我。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可以很重要,也可以不重要,畢竟,所謂的當初,很快就會消失。
 

  我只會閒歇性的隱沒,雖然這間歇可長可短;而我,不甚喜歡消失這個辭,總會讓我想到舊傷。
 
 
 
  在這種時候,講這種東西,也不過是陳腔濫調的事實放大而已,「是在廢話啥,難不成愚蠢的連這種事實都不知道…‥」我自己常常這樣翻白眼,也許這次是自作自受。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變了。」

   不只一個人跟我說。

  
 
  「當然,我是活人啊,」我是這樣理所當然的回答。
    
  但是,自己知道,他們說的沒錯。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難得不想說再見。

 
  我自己也覺得,好難得的出現這種感覺。
 
  我並不討厭學習這件事,可是,我討厭上學;畢業典禮對我來說,只不過是一種解脫,跟代表另一種苦難的開始。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篇講的是,真心真意。 
 
  你有想過我是什麼樣的嗎?告訴你,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
   
  單憑文字,可以了解一個人到什麼地步,或許比我想像的多,不過,只有文字,卻無法界定為全部,或許感覺的到真切,不過,看不到我避而不談的真實。 

 
  偶而會寫一點文章,有個已經過世卻好像放不下的戀人,種種湊巧線索,讓你誤以為我是堇,而,你看到的也只是假象而已。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突然,就夏天了,不知不覺,就夏天了。

 
  而最後一個夏天……
 
 
 
  印象中前幾天還在悠哉的穿著薄長袖,陰冷微涼沒什麼太陽的天氣不管做什麼都很適合,轉眼間,也不過幾日而已,就變的連穿無袖的衣服都還嫌太熱,換上夏天專用的薄被還是一樣,沒有冷氣就悶熱的很難入眠,頓時教室中的冷氣,變成打瞌睡的最好藉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憑星空藍作為網路狠評的立場觀點而寫,並非符合這些條件的就一定是小白文,只是很該死的大部分都比我想像中的準,也並沒有針對誰而寫,請勿自討沒趣的對號入座,要玩摸摸頭的遊戲,回幼稚園去吧。 
 
1. 
作者說:「我覺得自己寫的不好、我知道我的文是爛文。」

  既然,作者都說是爛文了,那還有什麼好看的?

  既然覺得自己寫的不好,那可以拿回去改啊,又不是要交報告,有期限限制一定要拿東西出來。 
 
2.還
會使用符號文、注音文的。

  國小程度的基礎國文都沒學好,還能期待後面有什麼精采表現?

  如果用“不會選字”“懶的選字”“新注音的問題”“裝可愛”“每個人都學過注音”這種理由來強詞奪理,那麼就繼續在家裡裝可愛,不要出來荼毒弄瞎其他人的眼睛。
 

 3. 作者說:「我寫的不怎麼樣,因為我還小、因為我是新手、這是我第一次寫文。」

  等到變成老手,等到老大不小的時候,寫的不好還是有其他理由的。

  新手如果寫的不好,是可以理解跟接受的,不過,要是拿這種理由當藉口,以後還是會有別的藉口的,再者,也不是所有的新手、年紀小的人都寫的不好。  

4. 作者問:「要怎麼樣才能寫好文章啊?你寫的這麼好是怎麼辦到的啊?」

  既然他還不會,那就等他會的時候再看吧。

  大概是現在的國文作文課都廢了,那些滔滔不絕教人要怎麼寫好作文的教條式爛書也廢了,然後,現在也沒在人在看那些傳說中的優良刊物了,所以,要學會寫好文章,都很難。  

5. 作者說:「因為看了某某文之後,覺得很喜歡、看完之後覺得手癢。」

  那麼,就直接看那作者覺得好看的就好了。

  不管是看了哪個網遊文、黑道文、kuso文、恐怖文,因為喜歡,或是因為想寫而寫,這種並非出自自由意志的東西,在某種程度上面都算是非原創的模仿,而結果可想而知。  

6. 沒有常識,也不肯自己查資料的。

  還真是天大的消息,Google大神廢了啊?

  『資訊發達的現在……』這種話都快要變成屁話了,連自己搜尋資料都懶的作,那麼,是不是連劇情的創意也要別人幫忙想,打字也要別人幫忙打,乾脆,連作者名也寫別人的好了。  

7. 會為了點閱率而拚命打煩死人的廣告的。

  心力都花在廣告上面了,那文章當然沒有什麼看頭。

  廣告文要是比文章多,那還不如把時間省下來寫文,有企圖心是件好事,不過,用在文章內容裡面可能還比較快,再者,讀者的記性通常都比作者料想中的好,如果真的打算要繼續看,用什麼方法都會記下來的,也會自主動去找。  

8. 會跟“路過的人”要評、要指導的。

  沒有人,有義務、應該,要幫誰做些什麼。

  如果真的想精進,還有很多的方法,如果真的要評,早就滾到狠評那邊去了,會跟路過的人要,那多半要的也只是吹捧稱讚而已,心理還只想著摸摸頭遊戲的,回幼稚園好了。  

9. 留言就已經常常出現小白症狀的作者。

  小白這種事,不會因為換了版面就治好了。

  留言版是什麼模樣,通常,文章也有那個樣,而人格分裂的症狀,要這麼剛好的,分成留言版而文章兩邊,那還真是世間少見。  

10. 打書打到,已經看不到作者的鼻孔了。

  這種時代,出書是保證?我給一個大問號。

  傳說,出書的話,品質上是有編輯跟出版社把關,不過,現在這種只要有寫完就有得出的時候,實體的東西也不是一定的保證。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種人,就如同網路上的恐龍青蛙,是隨時隨地無時無刻的存在網路上的。

 
  痞子蔡說過,第三種人,是在網路上扮演他不可能成為的那種人。

 
  他可能,跟你掏心掏肺,什麼都跟你講,講的都是真話,除了,性別。

 
  這種人,我叫他,網路偽君子。

 
  好巧不巧,這種人,我身邊很多,好像隨便用網子撈撈,就有個半打十隻的在那邊出現,不管是在現實還是網路上,不管是自己承認還是被我發現的。

 
  俗話說,物以類聚,我身邊這種人很多,代表著,……我也一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