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復活,之後> (7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抓下雷闇的手,仔細的看著項鍊,沒錯,那老闆原本一直不肯賣給我,說項鍊是一對的不單賣,另一方造型略為不同更為流線大氣,十字中央鑲的是黑瑪瑙。
 
  「沒錯,也是。」心情非常愉悅的,他指了指自己的頸間,略為粗一點的蛇鏈露出來,下面跟著就是黑色的倒十字,「怎麼會在你那裡?」我瞪大了眼睛看著雷闇的項鍊。
 
  那天詢價到最後本來我準備放棄不買,老闆卻突然又不堅持了,誰知,我到家一打開包裝盒,裝的卻是黑色倒十字,當下我隨手往書桌上一丟,打算隔天要拿去換的,隔天一早盒子卻不見蹤影,原本以為被雷闇掃進垃圾桶,結果今天已經安穩的掛上他的脖子,雷闇剛剛說,送給我,那……他該不會是會錯意了。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子還是一樣的過,只是有時雷闇睡在身旁,不會無聲驚恐的醒來。
 
 
 
  雷闇似乎做了自己的決定,而且他也沒在顧慮我的想法,他依舊是個我行我素自私自利的傢伙。
 
  他用風刃在兩個房間相隔那面牆上,切出個伸手寬天花板高的大洞。
 
  那時他從陽台翻進我的房間,還沒反應過來我只看到四道藍黑色的光芒,接著他朝牆壁用力一踹,只見那塊牆壁如骨牌般應聲倒下,倒進雷闇的房間裡,令人訝異的沒有揚起多少塵埃。
 
  後來幾天,每當我用念力把牆壁拉起定好之後,雷闇就像是劃豆腐般削開更大的範圍,重複了幾次這種愚蠢的你丟我撿,是我看不下去,覺得這整面牆都要應聲倒下了,才不得已停止。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改著改著我竟然連完稿幾個字都寫出來了……

一時之間百感交集,差點連媽我出運了都要亂喊了。

也不知道是該先高興,還是先羞愧……

還是這樣先這樣吧,

<復活,之後>全文共91回103812字,今天,2011/10/12晚間十點,定稿。

以資慶祝,明天來貼吻我的全新番外,什麼跟什麼,哈哈!

問卷這種東西真的有人要寫嗎?(笑)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南地北的亂扯了一會,直到鷹井霧櫻突然驚覺應該要讓我好好休息,他們兩人才匆匆的離開醫護室,然後,似乎像是蒙頭大睡的樣子,我微微的閉眼休息,大概,過了起碼二三十分鐘,微細的開門聲,又有人進來了,不一樣的腳步聲,有跟的鞋子,隱隱做響。
 
  布料摩擦的聲音,人進到布簾裡來了,那股讓我覺得刺鼻的香水味,是小蜜,她不發一語的站在我的床邊,是想做什麼,又是布料摩擦的聲音,我維持著背對她的原姿勢,盤算著,然後……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眼前站了個穿著鉚釘馬靴,削肩緊身超短旗袍,帶著龐克風手環項圈,加上黑色眼影指甲油及脣膏的少女,鷹井霧櫻的笑容有一點尷尬,「小瞳,你!……」
 
  是那天我在山上遇到的女孩!
  
  鷹井霧瞳開口,語氣裡透著濃濃的不屑和揶揄,「我覺得很不錯,我特別為死老頭打扮的,倒是你……」她頭一轉,看到站在鷹井霧櫻身邊的我,頓了頓,笑了,「穿的跟個洋娃娃似的……」
 
  鷹井霧櫻急忙的說,「莫翼,這是我妹妹,鷹井霧瞳,小瞳,這是莫翼,我的……」「男朋友。」我接著說,我握緊鷹井霧櫻的手,我明白為何鷹井霧櫻會這麼緊張了,以資料上來看鷹井霧瞳這樣的出場,很平常,她沒有把場面鬧的十分難堪就算她心情很好了。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次我到是真的笑了,「陳伯,」「莫翼少爺,」陳伯微微欠身,她像是被破壞好事般不悅的瞪著陳伯,「穆更津小姐,」陳伯開口,但是只是微微的點頭,眼裡也沒有尊敬,穆更津二千金開口「有什麼事?」語氣高傲中含著深深的厭惡,目中無人的樣子完全忘了自己客人的身分。

  我笑的更高興了,「謝謝你,陳伯,還特別麻煩你了,」「哪裡,」陳伯行禮告退,「對不起,」我轉頭。
 
  「我對〝大姊〞完全沒有興趣。」說完,在她還沒發難之前,走到樓梯之下,喜好男色的穆更津二千金,已經被心裡貪婪的慾望給完全佔據了,完全忘記已經那二十五歲的年紀,因為沒有修身養性而再怎麼保養都沒用的臉龐,猙獰的讓人覺得叫她大姊還算太客氣了。

  「莫翼,我記住你了!總有一天叫你趴在我的腳下求我狠狠的踹你一腳。」有個咬牙切齒的聲音惡狠狠的低聲說著。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很擔心你呢,可愛的小貓……」雷闇嘻皮笑臉的說,慢慢的貼了上來,「你知不知道,你剛睡醒的時候,看起來……」,完了!雷闇這個傢伙,「很好吃的樣子捏……」正準備一踹,雷闇像是有預知能力的死死纏住我的四肢,帶著邪惡的笑容低下頭來。
 
  卻在我的額頭上輕柔的一吻,「今天週休二日,你好好的休息吧。」像是一陣風捲出了我的房間,我望著那扇關上的門,拉起毛毯轉身閉上眼睛,不知道該用什麼判斷雷闇的行動,雖然緊閉著眼皮,但是,仍舊不停的顫動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想什麼?你好像有心事,要不要說給我聽聽,我很願意幫你分擔喔!」鷹井霧櫻那燦爛如花的微笑在我面前展開,我掰了個男孩子常用的藉口,「在想你啊!」從雷闇身上學的,她用手指輕輕的點了我的額,兩人笑開來。

 

鷹井霧櫻掏出了一張卡片,嗯,八成是雷闇說的那件事,我接過來一看,明知故問的露出了迷惑的表情,「這是什麼?」

 

「這是舞會邀請卡」鷹井霧櫻好意的解釋,「下個禮拜,邀請你跟你的哥哥來玩。」「先代替哥哥謝謝你了。」「呵,是爸爸的意思,他也很想見見你。」「嗄?小櫻你說什麼!」「只是爸爸公司單純的慶祝舞會罷了,你不要想那麼多啦,一定要來喔!」鷹井霧櫻甜甜的說,我裝作勉強的答應。

 

拿著邀請卡,在我們起身離去的時候,我卻瞥見了個熟悉的身影,我當場震驚的愣住,邀請卡差點從我的手中滑下,我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遇見,挑起的從前回憶,像是潮水般的湧來,我差點被淹沒窒息,猛然回過神來,在鷹井霧櫻還沒發現之前,調整好我的心情我的表情,小心的側過身,別讓那股身影發現我的存在走出了咖啡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光亮的黑頭車慢慢駛來,一位穿著西裝的伯伯急切的迎來,一開口就是「小姐!您受傷了,怎麼不打電話回家呢!」看起來像是管家的樣子。
 
  「陳伯,不用那麼緊張,只是腳扭到而已。」鷹井霧櫻這樣的說著,只見陳伯恭敬的對我微微鞠了個躬,「真是謝謝你了,莫翼少爺。」我連忙回禮裝出謙遜的樣子,眾人言不及義的寒喧了一陣,鷹井霧櫻坐上車離開了校門口。
 
  好不容易擺脫了吱喳的同學,往停車場的路上剛好經過擺滿社團宣傳招生攤位的中央大道,小舞台上正熱鬧的表演著,我想我的目的不僅達到而且還效果誇張的過頭了,有個女生花痴般的一見到我就發出尖叫,震的我耳膜發痛,然後各社團的招生人員,紛紛向我湧進,八卦始終來自於人性,開學典禮事件,才沒有幾個小時的時間,就已經在學校裡傳的沸沸洋洋的。

,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噫的一聲,葉雨希推開醫護室的門,小跑步的跟了進來,「小櫻,你沒事吧?咦!醫生不在啊?」
 
  「嗯,莫翼先幫我包紮了。」鷹井霧櫻說著,葉雨希這才注意到半跪在鷹井霧櫻前的我,大概是這個像求婚姿勢的關係,葉雨希的臉上泛出了曖昧的微笑。
 
  紮好了繃帶以後,我輕輕的按摩著她的小腿跟腳踝,「中醫說,按摩這些穴道可以有效的減輕症狀,也比較不會那麼痛。」我亂掰的,只是藉機慢慢的釋放一些力量,決定用治療能力讓她的腳傷不要那麼嚴重,因為就算包紮好還是覺得我下手下的太重了。
 
  呀然,醫護室的門被打開,一大票圍觀的同學匆匆的靠過來,「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鷹井霧櫻略帶歉意的朝著門口說著,「好了,你覺得怎麼樣,有比較好嗎?」抬頭問。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隨著我踏進教室,整個喧鬧的班級如同澆入一整桶冰水般的安靜,「各位同學,這位是這學期轉學到我們班的新同學,莫翼,請大家鼓掌歡迎!」鷹井霧櫻在講台上這樣說著,膠著的三秒鐘之後,突然爆發出如同爆炸聲的響亮鼓掌聲,聲勢之大連隔壁的班級都跑來湊熱鬧。
 
  我面露受寵若驚的微笑站在台上,其實心底是酸澀的苦笑,或許真的如同那時我發覺的,現在我真的要在聚光燈下體驗我從來沒有的大學生活。
 
  從〝熱情〞的同學間抽身出來,我走向在一旁微笑的鷹井霧櫻,拿著剛剛發的行事曆,「小櫻,開學典禮要到幾點結束?」「嗯……不一定耶,因為還有各系的系會,不過最晚下午就會結束了。」在對話的中間我聽到不少的竊竊私語。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註冊通知裡抬起頭來,一位穿著米白色的洋裝,長髮飄逸面容精緻清秀的女孩對著我微笑,我仔細看著她的面容,運氣很好,她就是我這次的目標,鷹井霧櫻。

 

我扯扯嘴角露出微笑,「是的,我是轉學生,可是我現在找不到教務處註冊。」「我也要去教務處,一起走吧!你要轉進哪個系?」「醫學系。」我假裝毫不在意地說著。

 

「幾年級?」鷹井霧櫻身後的女孩突然冒出一句話,她應該就是鷹井霧櫻的好友葉雨希,「二年級」葉雨希輕輕的驚呼一聲「好巧!」,沒錯,全部都是安排好的。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帶我一起走!」女孩緊緊的抓住我的褲管,「放手!」女孩無言但是那眼神倔的讓我想起從前在實驗室的自己,我嘆了口氣戴上安全帽,「快點!」

 

「喂!很帥的大哥……」

 

「喂!很酷的大哥……」

 

「喂!很厲害的大哥……」

 

「喂!不講話的大哥……」

 

「喂!你到底叫什麼名字?」一路上這個女孩只是一直這樣的喊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冰冷的風呼呼的從賽車用的安全帽中灌了進來,停下了車,我不知不覺的就騎到山上來了,我靠在樹邊,只是俯視著整個城市的燈光一盞一盞亮起的夜景,從黃昏到夜晚。

 

四周的人聲漸漸的吵雜了起來,環顧四週,附近的商家已經開始營業,招牌的霓虹燈閃爍,到處都是一對對的情侶加上上山遊玩的遊客,人影晃動,看來這裡八成是個看夜景的觀光勝地,還是換個地方,這裡不夠安靜

 

「拿開你的髒手!糟老頭!」

 

「你這小賤貨!竟然敢叫我糟老頭!」

 

人群迅速的分開,路中間佔了個神色倭齪下流的中年男子,他用手粗魯的抓著一個看似十五、六歲女孩的手腕,女孩有著佼好的面容,從她的衣著可以看出她應該是出生富貴人家,但是這女孩卻把自己弄得像是個不良少女一樣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遠方的日出,暖暖的陽光曬暖了我的身體卻曬不開我心底的寒意,我聽到窗簾摩擦的聲音,轉身過去看到雷闇站在我的陽台上,大慨是我整晚沒睡臉色有點慘白,或是陽光開始反光,雷闇瞇了瞇眼說,「不是說可以過來。」
 
  我聳了聳肩,「都是這樣,每次都睡不著,鎮定劑也沒用。」雷闇伸手又把我從欄杆上面抱下來,「你這樣會掉下去的。」「死不了!」我根本不掙扎,反正雷闇是不會放手的。
 
  雷闇把我放在床上,皺皺眉又講,「這樣我不放心。」雷闇低頭仔細的檢視著我的眼睛,「如果你整晚沒睡都是在想我,這樣的理由可以接受。」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單純,冰澄說的是“單純”這兩個字嗎,我坐在陽台靠在落地窗的玻璃上,看著夜空中的星星,為什麼她會用單純這個字,今晚的星星好像特別亮,好像雷闇的眼睛。

 

赫!這有什麼關係,為什麼會想到他身上去,一定是今天被他嚇的半死的關係,我開始可憐起那位被雷闇整的仁兄了,我還是早點睡好了,逃避幾個小時是幾個小時。

 

當我起身離開陽台,卻看見雷闇坐在隔壁陽台欄杆上,似笑非笑的盯著我看「怎麼,想出來了嗎?」

 

他是坐在哪裡多久了,為什麼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我一向自豪的敏銳感官,似乎一點都派不上用場,他在我的四週自由的出入我卻一點都沒有感覺,就算相處最久的阿樂也沒有這麼自然的溶入我的生活,我對他真的有那麼熟悉嗎?熟悉到我自己都不知道的程度。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焚焰繼續滔滔不絕的說著,上次有個新進人員因為出任務搞砸,結果被雷闇整的剩半條命退回實驗室,「結論是……」焚焰輕了輕喉嚨,「雷闇還蠻欣賞你的,小貓,你前途無量喔!」是嗎?我怎麼覺得是途無亮一片黑暗哪!
 
  焚焰又繼續問,「小貓,你知道為什麼他要叫你小貓嗎?你們以前認識嗎?」
 
  我努力回想我來報到的情景,卻什麼也想不起來,「我也不知道,他確定我是他的組員,在會議室看過資料之後,就一直叫我小貓了。」
 
  冰澄頗有深意的笑了,果然轉移了焚燄的注意力,「你想到什麼了?」我問。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真的沒有?」雷闇的手又收緊了一點。
 
  「真的沒有!」我連聲音都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
 
  「你知不知道,漠視組長的命令行動,要面臨很嚴重的處罰,後果隨組長處置。」雷闇整個人緊貼在我身上,大腿纏上我的腰,他的手指不安份的摸著我的背頸,順著寒毛輕輕的撫摸著,而且有越摸越下面的趨勢,他的氣息,輕輕的在我耳邊吹著,隨著他的話語一陣一陣的碰著我敏感的耳邊,他的唇在講話時,若有似無的輕觸著我的耳朵,引起我一陣陣輕顫,渾身無力的任由他抱著。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融化會怎麼樣?現在金屬的外殼已經開始像銀黏土一樣軟綿綿的了!剛剛被雷闇盯著看的時候,他都已經不知道握住多久了,三十度到底是多少啊!
 
  我一連串內心無聲哀號,臉部表情應該也是控制不了的青白紅黑的輪流轉吧,雷闇只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在我冷汗直冒只好趕快讓金屬球浮空起來的時候開口,「還不快走。」
 
  我慢吞吞的跟在雷闇後面,小心的走著,當我正在小心翼翼的兼顧腳下的樓梯和手中的平衡,已經搬好的焚焰地下室輕輕的喊,「雷闇,你看!」當我離開樓梯踏在地下室的地面上,焚焰才敢大聲的說「浮起來了!」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看著堆在腳邊像座小山的東西,想著我已經一路的拒絕了,為什麼還是滿地的購物袋跟預定、送貨單,焚焰他根本把我當作剛從難民營出來的一樣,有的東西我只是眼光停留久一點,他就全部把他打包回來,在逛完了整個倉庫的表店面,買了一票沒有推車我自己一個人應該搬不動的東西。
 
  根據冰澄的解說雖然叫做倉庫,其實外表跟一般的大型購物城沒有什麼兩樣,各式各樣的商家林立,只是幕後大多是由組織所經營的,也對一般的民眾開放,但是檯面下,許多的藥物、武器、贓物、情報、大量的金錢,在這裡進出,標準的合法掩蓋非法。
 
  冰澄把menu遞給我,「等一下雷闇會來接我們。」似乎看出我正在對這堆小山的盤算,如果是雷闇要他們帶我來採買的,是不是早就預料最終是這樣的狀況,然後,還有一個問題……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