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my exp diary (1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聲明的前言:老闆的頭殼都裝屎──前言
 
老闆都會說:我希望、期許你們以後都是全才/Leader/獨當一面。
其實意思是,你從現在強制加班沒有加班費變成──領中下普通薪水但是要改成二十四小時爆肝待命的責任制。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聲明的前言:老闆的頭殼都裝屎──前言
 
  碩士論文這種放在路邊狗也不聞,資源回收還嫌亮皮太滑很難疊的東西,打開之後要看什麼?
 
  我呢?我第一頁先看實驗設計,之後看目錄和摘要,最後看結論跟討論,有時間再從研究背景的文獻整理開始全部細看,這是我習慣閱讀論文的方法。
 
  從實驗設計得知這整個論文的規劃方向跟思路,實驗設計就像鳥瞰藍圖,告訴你鋼筋地基這些根本的為什麼,以及推動這論文的執行者(可能是實做的研究生,或是用腦筋跟嘴巴發號的教授)到底想要什麼,目錄跟摘要則是看實際上實驗進行的狀況以及條理,在實際困難環境之中最後樑柱外牆地板這些皮肉蓋的怎麼樣,而結論討論的整合比較歸納,則是在這長又艱苦的馬拉松報告之中的菁華,一個初步浸潤在這領域的基礎推動者,研究生在總結這一系列以來的實驗,他發現以及得到了什麼,也就是最終這棟不管成不成型的建築物,到底住起來怎樣,走到裡面之後給人的感覺是什麼。
 
  Well,這是學術上,知識性的,一本論文可以告訴你的東西。而其他的呢,論文上沒有明白寫出來的事呢?
 
  就跟驚悚偵探小說一樣,抽絲剝繭之後,答案也許會呼之欲出,不過大部分都跟懸案一樣,除非幕後黑手自己開口否則永遠都是個謎。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老闆的頭殼都裝屎-博士班?
  
 
  博士班?In? Or xx years later? 

  要不要念博士班?接著碩士班念?工作個幾年再念?或是就唸到碩士就好?問題總結到最後,其實,可以回歸到兩年之前,為什麼要念碩士班?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如果,你的(未來)老闆,有以下的惡習,請你再三考慮投身在他門下的這個決定。
如果,賣身契已經簽了,下面這些條件,除了用來判斷未來身心受創的悲哀程度、苦中作樂、預防勝於治療之外,老實說,好像也沒啥用處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簡單來說『星小藍實驗日誌』是我在還沒考上研究所之前寫的,而『老闆的頭殼都裝屎』講的都是在我研究所裡面親身經歷,其中不言而喻的東西,文章裡面應該可以看得很明白。
  
  所以,如果看了覺得好像哪個老闆,好像哪個研究生,好像哪家之前發生的啥事,請不要在現實生活裡面亂認人,可是和研究生同學討論,但是請不要走漏風聲到老闆階級那去,順便鄭重宣布,人物全部都是化名,星空藍什麼都不承認。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an 08 Sat 2005 16:17
  • 緊張

  面試之前,從推甄報名表寄出去開始,就一直處於壓力很大的環境之下,面對成堆根本看不完的書,節節逼近的時間,而一次次的meeting我的狀況並沒有逐漸成長,甚至每況愈下,安西伯伯定我定的幾乎要大罵起來。

 

該怎麼形容呢,我心裡一直掛著推甄這件事,可是,我卻絲毫不想和『推甄』兩字有任何牽扯,逃避到很想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

 

我不想唸書,因為考試行程提前跟原文書太多,我就算不眠不休書也幾乎看不完,而且,越唸書只會一直覺得,我當時其實都沒有學好,雖然任課老師成績給的不錯,現在回頭一看還是覺得腦袋空空。

 

不想meeting,複習的進度一直跟不上安西伯伯問問題的章節進度,我永遠都在唸他已經問過的章節,所以他問的基本學科問題,都不在我已經複習過的範圍之內,全憑藉的記憶中的零零碎碎,答的亂七八糟。

 

不想去實驗室,因為安西伯伯想到就會抓我們進去meeting,不然就是他一直很忙,本來跟我們約定的時間他都不在,等上好幾個小時甚至被他放鴿子,實驗室裡那樣忙忙碌碌吵吵鬧鬧的地方,加上我那樣忐忑不安的心情,根本沒有辦法靜下心來唸書,等待之間,甚至半天就這麼去掉。

 

不想去學校,每次遇到那些不考推甄的同學,不是搞不清楚狀況假借關心之名的東問西問,就是揶揄的笑來笑去,一副他很閒的樣子,或是那種突然報名前夕才決定要推甄的同學,連一般課程之內的實驗都不熟,一直纏著像我這種有跑實驗室的人問東問西,妄想在談話中間就可以讓他裝的很像常常作實驗的樣子。

 

我的第一場面試,就在我期中考之後的兩天,夾雜著對於期中考成績的擔心,我念著期中考科目的課本,心裡想著的是推甄的範圍會唸不完怎麼辦?看著推甄範圍的複習,腦袋裡想著的是期中考要是考太爛,結果如果當掉重修怎麼辦?我已經大四了!

 

成堆成堆的東西積壓下來,考前的一個禮拜,我開始處於晚上睡不好,白天不是頭痛就是胃痛的狀況,臉色難看到了上的同學以為我又開始熬夜作實驗,實驗室的學長姊會好奇我到底晚上有沒有睡覺,而安西伯伯更是深怕我一個火山爆發,就把實驗室給炸了,一改他猛定的慣例,和顏悅色甚至可以說是慈眉善目的的對著我說,「不管唸書唸到哪個段落,都可以找老師聊聊喔!」害我驚嚇到雞皮疙瘩久久不散,以為他被某某外星菌感染了。

 

要面試的前幾天,開始莫名的一直緊張,腦袋無神的連自己的學號都會寫錯,更別說什麼參予過的實驗內容整合、自我介紹、課程外學習到的實驗技巧,我的腦袋已經整個停擺卡住了!

 

面試前一天,安西伯伯還來個戰前精神喊話,身為好幾屆的口試委員,安西伯伯開始滔滔不絕的分析,歷年來的考生程度,口試的時候可能會出現什麼樣的狀況,然後又照慣例的問了幾提可能的常見考題。

 

都只剩下幾個小時就要面試了,還是跟兩三個月前,暑假一開始meeting的狀況一樣,講的亂七八糟,然後無緣無故的整個人就豎直僵硬起來,我越答心裡越急,可是,我還是一樣講的結結巴巴沒什麼自信。

 

安西伯伯這個時候也不定了,重點交代交代要怎麼修改,要朝哪個方向回答,重點該要先說什麼,然後就開始安慰起來了,其實我跟阿凱的程度還是屬於中上的,有發表的paper數目很夠,地主優勢我們已經早就習慣而不覺得,有時候面試的問題就是故意問的很難的。

 

這種事,為什麼不早說,害我從暑假剛開始meeting就一直低迷沒信心到現在,打壓我的心情很好玩嗎?每次meeting把我定的滿頭包是很有趣嗎?

 

看我們繼續緊張的樣子,安西伯伯又繼續安慰,「可以緊張,不過,緊張到稍微的程度就可以了,已經幫你們分析過情形,除非萬一,不過這幾乎不發生,不要緊張過頭,這樣會降低思考能力。」

 

要是我可以控制自己緊張到什麼程度,還會弄成現在這樣連拿張紙手都一直隱隱作抖的狀況嗎?什麼緊張一下就好,我根本沒辦法控制啊!

 

還有什麼萬一?一說到萬一,我就又開始緊張了。

   

  

  

而面試當天,果真緊張到不行,甚至蠢到連准考證都不知道丟哪去,系上幫忙、主持流程的助教們,只因為我穿了很正式的衣服皮鞋,就一度傻眼的把我當成外校生,解釋地點講了老半天詳細到的噴口水的地步,根本就忘了我平常就在把試場地點當後院的逛來逛去,連給我的單子還一度都拿錯。

 

結果兵荒馬亂的終於到了試場,原本集合的地點是整所考生一起報到的,而面試的教室是各組分開個別進行,反到人越少,我也越來越緊張了,明明還有三、四個人,每個人十到十二分鐘,起碼還有半個小時才有可能輪到我,我卻開始焦躁不安到不行,除了神經質的洗手,在廁所的鏡子前盯著我的頭髮和衣領,等待區裡晃來晃去,有跟的皮鞋踩來踩去,拿在手上的備審資料也看不進去,變成我捏在手上甩來甩去而弄得皺巴巴的樣子。

 

我看考完的人出來的時候都還有一點笑容,可能覺得講的都還好,可是我一進去根本就是亂的可以。

 

口試的老師根本沒看過我的備審資料,連我做過什麼樣的實驗,發表過什麼樣的paper都不清楚,而除了開口的第一題是必問的總結在實驗室作過什麼之後,就一路朝向不相關的問題去了,雖然還在同系所的範圍之內,不過根本就已經歸倒另外一組的範圍之內,就像是明明考試範圍是前幾章,老師卻給了你一張範圍是後面章節的考卷,讓我一時混亂之中,突然納悶我是不是跑錯考場了。

 

那些可以說是老師一時想到的隨意問問,讓我在某些問題上,除了傻眼之外,連腦袋都快卡住了,關鍵字在腦裡轉著,下一句偏偏講不出口,結果,我根本就是被殺手級的老師定的亂七八糟,幾乎像是逃難般一邊搖搖晃晃,臉色蒼白外加腦袋空空的滾出試場。

 

然後,更讓我怨恨的,本來在考場裡面答不出來、講的亂七八糟的問題,當我在休息區裡亂晃個十分鐘之後,沒講出來的答案、或是更好的答案就一個個的從我的腦袋中冒出來了,可惡!害我當下有種想要衝回試場踹開教室門的衝動,跟口試教授大吼,「老師,剛剛那題,其實是這樣的,……」以顯示我的腦袋運轉速度。

 

專業英文唸的斷斷續續,翻譯的莫名其妙,我連抬頭看口試教授的臉都沒膽,自己都覺得聽起來慘不忍睹,備審資料口試教授沒看,問的問題完全超出我擬定預定要複習的書單之外,而我一直答非所問,基礎學科也是,老師問了些怪問題,我也回了些怪答案,活像是外星人認親大會,如果要招收在地球上亂晃的外星人,我大概是第一個正取外加獎學金入學的,可是,我考的不是外星人入學考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介紹自己這類的文章,是我覺得最難下筆的東西了,因為,我的歲數不到有什麼豐功偉業好介紹的,而且我自認並不了解自己,所以,如何介紹個你不懂的東西,更何況,是個活生生會變動的人,再者,我覺得,憑藉著這類文章是沒有辦法了解一個人的,起碼,沒有辦法了解我

 

雖然,自己說不了解自己,是很詭異矛盾的事情,可是,所謂了解的程度又是在哪裡呢?是所謂的條件嗎?住哪裡、學歷、星座、血型、個性、專長、優缺點、最具啟發的事情等這些,可是憑藉著這些條件化的東西,能了解我這個人嗎?大部分的時候,我只是剛好符合這樣的選項,而其他人對於這種製式選項,所衍生出的對於那個人的行為模式、想像、理解,我常常偏離,沒幾項理所當然的符合

 

那再深一層的了解呢,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呢?面對什麼樣的處境會出現什麼樣的反應呢?哪方面是我擁有強於其他人的天賦呢?抽掉多年來社會化的訓練之後我的本質是什麼呢?有的我著實不知道,或是我有所體會,但是誠實寫出來並不能見人的,不然,很多的事情,我覺得都要依當下而決定,直接片面的說如何如何,並不是準確的事實,而會看到自傳的人,心裡的標準又是在哪裡呢?他想看到的是什麼東西呢?

 

再說,自傳,根本也是一種上下交相賊的文章,寫的人,不可能寫出完完全全百分之百的自己,看的人,也知道看到的不是事實

 

幾乎是越想越煩,腦袋爆炸,所以,我面對這類情況,幾乎都是能避就避,不過也有避不掉的時候,而自傳這種需要自己親自撰寫的文章,通常都會讓我在截止日期之前,出現快要崩潰的狀況,不能太過溢美膨脹,也不能太過貼近切身,自傳完成的當下,我只覺得我根本就是在描寫某個我不認識的人

 

  該怎麼說呢,當我處於正經的場合,面對我覺得該尊重的長輩、打工、面試等等,這些正式的場合,我就會不自覺的神經繃緊,緊到我會不自覺微笑,非常有禮貌,聲音變的非常甜,簡直是快要接近0204上身,而且,整個人會變的非常有氣質,氣質到幾乎變了個人

 

而私底下呢,平常都是呈現五官放鬆沒什麼表情的樣子,遇到狗屁倒灶不爽的事,髒話會直接罵出來,不高興的時候,講話出來的語調,有人形容會不自覺的覺得不寒而慄,或是覺得世界上最慘最慘的事就是面對我,而且尖酸刻薄根本不足以形容我的惡毒

 

我寫的自傳,是介於這兩者中間的那個人,老實說,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寫誰,活像碗調理包料不夠、麵有點爛、湯頭有點失敗的泡麵,雖不滿意,或許肚子餓的時候還可以勉強接受

 

而我為了要能夠湊到足夠的內容以及結尾,我的自傳初稿是用這句話來結尾的,『期望有昭一日能對社會有所貢獻』,好個有為向上的青年啊,不過這是誰啊,我想,認識我的人一定會覺得,我寫自傳的時候一定、肯定、完全、徹底的,瘋掉了!

 

而高中的自傳和大學時期的自傳有什麼不同,高中的自傳只要寫出來文句通順有點內容,老師們就謝天謝地的評為佳,可是到了大學,這些也只是基本而已,該講的東西沒交代,也不過形同廢紙,這是當我初版的自傳被安西伯伯修改的滿篇通紅外加一堆問號的結論,而且,老師的問號通常都是不想寫出來的東西

 

偏偏,我對於自我介紹這個項目,依舊卡在殘障的狀態裡面,自傳能寫出的東西根本就寥寥可數,而我所有的推甄行程最為前面,也是被我抱怨最多的,就是突然提前將近半個多月的,我自己所唸的大學

 

提前將近半個多月,把原本我認為可以悠哉的有一段時間亂想再下筆的打算完全破壞,而自傳寫好之後要請安西伯伯幫我修改寫推薦信,會看到自傳的評審老師,全部都是已經認識或是熟識我的老師,並非隨便呼弄就能僥倖過關

 

最後,我的自傳初稿到底是怎麼寫完的,我只記得,那幾天晚上,我都是盯著螢幕幾近發呆的狀態,停頓個十幾分鐘,可能才寫個一兩句,從吃完晚飯開始寫,大約寫到清晨四點,然後,連續個兩三天才完成的

 

而,為了達到安西伯伯的要求而作的修改,且為了隔天就能讓安西伯伯再次修改定稿,更是讓我一直睜眼到清晨六點,結果,『期望有昭一日能對社會有所貢獻』,依舊,還是,我的自傳結尾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19 Sun 2004 23:07
  • 動機

  『看起來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該是卯進勁衝刺向前的時候,我卻猶豫起來了,想東想西,之前一直都是很篤定的,直到現在才開始崩盤,如果那樣,那以後會怎樣,這樣的話,又會怎樣,弄得腦袋裡完全空轉,沒有出現正經有建設性的東西出來,就像意若思鏡一樣,除了幻影,毫無建樹,然後對未來的一切,充滿不安,甚至開始有點神經質的要逃避開有關的一切

 

說穿了,只是我沒有下定決心有所覺悟的準備考研究所,我沒有很明確覺得,那就是我要的,只是比周圍的人更早體認,『承認吧,你不可能不考研究所的,』只是這句話比較早在我的腦袋中響起而已

 

隨著年級越長,離畢業的時間越來越近,若有若無的,老師們提起“畢業之後要做什麼?”這話題就會愈來愈頻繁,有的老師直接了當的告訴你

 

「研究生祇是老師跟學校的廉價勞工而已,研究所沒有你們想像的那麼崇高」

 

「有名的學校怎麼來的,有名的老師來的,有名的老師怎麼來的,他發表的篇數多,論文的篇數怎麼來的,研究生做出來的,因為,有名的學校要到的錢比較多」

 

「進研究所並不是畢業的唯一選擇,不要等念了一年才發現,是在浪費老師跟自己的時間,唸的不甘願拖累整個研究室的氣氛」

 

「就算進了研究所,也不保證一定找得到工作,學的東西還是跟社會上要的有差,也不是當了研究生就好找工作」

 

「研究所跟大學是有很大的分別的,根本就是兩回事,大學混的很好不代表研究所就可以適應良好,不要以為畢業是理所當然的」

 

「必須要盡你的能力作到最好,來學著掌握自己的時間,否則,你的私人時間會很少」

 

「念研究所除了要努力,個性也是要考量的」

 

「學歷當然會有所助益」

 

聽到一堆都有念過研究所,而且都念到博士的人,以各種不同的角度,現實的向我們闡述,甚至是恐嚇,如果把“跟切身相關的嚴肅問題”這條件抽走之後,其實同樣的一件事,卻會有很多種不同的觀點,本來是有點好玩的事情,但是,如果這些可能是做決定的參考資料,大概就沒有人笑的出來了

 

針對同樣的主題聽了快兩年多,我最有印象的是一位,我系上很有名的元老級教授,這位教授的外表看起來很年輕,雖然年紀已經達到我們這輩爺爺奶奶的年紀,課堂上他隨口提的話,事隔一年,我卻很難繼續一笑置之

 

他只是帶著淺淺微笑講了句,「你們只是不知道要做什麼,而考研究所,看起來像是個上進的選擇而已」

 

他那句話,讓前幾秒中還在笑,教授說他當初在美國念博士班時,為了要省錢就在院子裡自己種菜,可是卻把郵購來的菜苗,葉下根上倒插進土裡,把笑的正高興的我給硬生生的用力扯了一下

 

的確,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我不像琳琳,升上二年級之前就已經決定,一定要考到生技類研究所,而她也非那類研究所不念,就算畢業之後也要從事那方面的工作

 

我沒有那麼篤定,也不夠確定,除了學生這個身分之外,我還想到可以做些什麼,但是,我也沒辦法像大學長那樣,可以因為家裡的一句話,就算在怎麼辛苦還是念到博士,也不像雅雅學姊那樣,有勇氣的放棄原本的一切,換了個身分重新試試看

 

很多時候我真的覺得,對於實驗室,我真的是可有可無的,而我也相信,對於整個學術界,我也是可有可無的,比我還天資聰穎努力用功,做實驗更勤快細心,更可望拿到碩士文憑的人,大有人在,而我接續的念,只不過不會讓之前的時間,我的、老師的、大學長的,實驗室的資源,我用掉的那些藥品、水電、耗材等等,化為烏有而已

 

的確,念研究所有很多理由,文憑、社會風氣、職業、專業能力...而我唯一持有的反對理由就是,『我沒有很想念』,同樣的,我對於當研究生這件事,也是可有可無的,原本應該要好好想想,多多體驗事物,但是多了“我不知道要做什麼”這理由在後面逼迫,這可有可無的可能就變得非得、一定要實現了

 

被我所不了解的事情逼迫,我並不願意,我的人生就要變成我不太清楚的那樣,可是,從以前到現在,其實都是這樣

 

或許,我只是還沒跟現實妥協而已,等我屈服了,說不定就不會想那麼多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阿布學長你剛剛說什麼,和病毒和平相處?
 

基本上,實驗室裡,每個學長姊都算是個奇葩

 

像是我跟著作實驗的博士班無敵頭頭學長(簡稱大學長),都已經念到博士班了,果真打片天下無敵手,他的偉大事蹟可以參見,【『星小藍實驗日誌1』-偶想回亞歷安星】,或是【『星小藍實驗日誌6』-今日野餐紀實】,所以就不多說了

 

  不然,可愛的小洋裝學姊,每次玩魔獸爭霸,換了視角度野就找不到自己的陣地,老是上演指揮小兵帶槍投靠敵人陣營的戲碼,可是,廝殺到最後,她都一直還在,這讓整個實驗室的學長們一直百思不解,後來討論的結果是,小洋裝學姊的座位風水特別好

 

  或是,女人緣超好的阿志學長,放電範圍是三到一百歲,已經有了個空姐女朋友,可是連安西伯伯七歲的小女兒都敗倒在他的破爛牛仔褲下,嗯,祝福他情人節過後還能四肢完好的回來實驗室

 

  再來,就是實驗室裡最神神秘秘的阿布學長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苦瓜,青椒,大黃瓜,呃,這...  
  

  疑?安西伯伯什麼時候接了這種怪case啊,實驗桌上這一大袋的蔬果,是要做什麼用的啊,苦瓜、青椒、大黃瓜、酪梨、聖女小番茄、西洋芹,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這種組合,活像生鮮蔬果櫃的縮小版,老實說,很詭異啊,詭異的讓人想發抖啊,或是直接把那大袋的東西塞近垃圾桶,眼不見為淨啊

  剛吃完早餐進實驗室的我,看著實驗桌上的量販店大塑膠袋,頭頂上冒出一連串驚嘆號加問號,總之,在沒人承認那袋東西是他的狀況之下,我還是乖乖的作自己的實驗,比較妥當說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室內的溫度怎麼會比戶外高,是我的錯覺嗎?   
  

  基本上,實驗室裡面都是會有恆溫的空調的,為了藥品的保存,也爲了實驗進行的恆定,通常,這種設備,我們都叫它,冷氣,其實,為了裡面的人,也就是在做實驗的我們,才是主要目的

  炎炎夏日,連會稍微被太陽照到的窗戶都沒人站,那,如果擁擠的實驗室冷氣突然壞了,那,要怎麼辦...

  基本上,那個禮拜,真是我們實驗室衰到爆的日子,因為,不只實驗室,整個系館裡會散發冷氣的東西,通通壞掉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不可思議的玻璃試管,有時候真是讓人頭皮發麻啊陰風陣陣咧
  

  實驗室裡面,顧名思義就是用來做實驗的,做完實驗,除了實驗結果,當然還會有很多器材,而且,用完的器材,當然是要自己洗

  加上,我跟阿凱,一進實驗室的時候,剛好是實驗作最多的暑假,所以,自然而然,暑假還沒有過一半,我跟阿凱,就已經變成全自動超高速的洗碗機了,呃,說洗碗機好像不太好,講全自動超高速清洗機可能比較貼切

  學姊是呵呵的笑說,「你們兩個都洗成精了」,基本上,由已經要畢業的學姊說出這種話,算是某種的稱 讚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最怕學長說,樣品很多,要不要來幫忙  
  

那時候會想要跑實驗室,在我考慮的原因們裡面,可能有個原因,或許,應該算是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初生之犢不畏虎,簡單的說,就是,其實我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就跑去了,講什麼廢話,我要是知道的話,那還幹麻去咧

重點是,我終於明白那時候跟其他的學長解說我要去跑實驗室,他們臉上的那種驚訝的表情,我原本是把那種表情歸類成,<原來星空藍這小子也是個上進的小孩>,還偷偷的沾沾自喜,不過,學長姐心裡想的應該是,<星空藍這小子腦袋燒壞了,他竟然要去實驗室>,我根本,會錯意!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學長的老闆是個神出鬼沒的安西伯伯
 
基本上,每個實驗室都會有個老闆
就是,指導教授
為什麼?因為,指導教授就是,如果你的業績不好(實驗進度,數據不漂亮),電你的人,想要申請經費(買藥品,材料,器材),決定這筆錢要不要發的人,你的前途光不光明(到底能不能畢業),他是那個簽名下背書的人
所以,很多人私底下老闆老闆的叫,其實還滿貼切的,很多人都是這樣講的,「欸,你家老闆...」
當然,每個老闆的習性不同,教授也是一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偶想回亞歷安星,實驗室是很危險滴,偶還是回我的亞歷安星好了  
  

  從前,老是被老師恐嚇,實驗室很危險,在實驗室裡面,不要吃東西,不知道的東西,桌上的液體,不要亂碰,不然,最後遇到食物中毒神經毒放射性危害致癌劑,就要自求多福

  可是,我從來都不知道實驗室有這麼恐怖,這麼危險,嗎呀,我還是回我的亞歷安星好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