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聽說是短篇小說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我的溫柔 還你 你的自由*』
 
「最喜歡的……大概就是獨處吧。」
「那獨處的時候也帶上我。」
「你……就隨便去死吧。」
「你就不能說回頭見嗎,小笨蛋。」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什麼精采絕倫的員工活動,福委又成了拍主管馬屁的傢伙,只不過是依著上司喜好,強制下屬陪上司同樂的應酬罷了,想要心甘情願的花那些跟扣稅一樣被搶劫的福利金,難不成找工作還要連上司的興趣也考量進去。
 
  心裡OSO的震天咂響,那又怎麼樣呢,死上班族小老百姓,除了佩服自己腦袋裡十分冷靜理智不用換氣的冒出這麼一大段話,然後還是一樣吃吃喝喝,傻笑的抓著鈴鼓晃來晃去,暗忖耳朵因為喇叭跟五音不全的轟炸,出了卡啦OK的包廂之後會耳鳴多久。
 
  藉故要接手機閃到走廊,百般無聊的把記憶卡裡,那些通知、廣告的簡訊,也一起刪了刪,磨蹭了好一會,懷念早期的卡啦OK廁所都不設在包廂裡面,可以在走廊上晃盪兼迷個路。
 
  先嘆了口氣,端著笑臉推開包廂的門,房內吵鬧的氣氛依舊,只不過有種微妙的……尷尬。
 
  喝了快一手啤酒,現在酒暈著放浪駭型的上司,正纏著他盧麥克風,若是其他人,圍觀的這些死上班族捻了就死的小職員,當然配合著起鬨拱人,問題是從來不開金嗓的這人,私下佈樁分配被歸到要遠離戰區的倒楣份子,怎麼在偷偷去透個氣的中間就好死不好的被抓到,要是現在這首歌唱完,等等那首歌前奏播完,還是半個音屁不出來,更死倔的連嘴唇都不動,只剩背景音樂尷尬的直播難保上司不會瞬間酒醒。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伸出手來,卻抓不住光。』

  

以為夢到什麼了,起身後卻什麼也沒想到,只剩微微作響。

慣性的在這個時刻醒來,孑然的睜眼,腦中那片渾然不清的朦朧逐漸散去,天色還是半灰的。

  

隨手抹了抹玻璃鐘上因為陰冷天氣凝結的半透明水霧,黑色的花苞依舊懸浮在空中沐月華。

注視著玻璃鐘上的反光,光滑表面映出第一道朝陽的晶瑩金黃碎片,黑色的花苞微微的向上吐出了一口帶著螢光的黑氣。

『還活著。』

重複動作的把玻璃鐘收進微光不透的櫃中,掩上門扇前下意識的停頓了幾秒,分秒不差的坐回床沿,呼氣。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吸菸有害健康。


  
 
  「是說,這就是後青春期的……熱血?」
  那句遲疑還在他腦袋裡迴響著,感覺幾乎一眨眼的時間之後,他手拿著啤酒坐在半高的水泥塔上,看著下方的人們邊張羅邊笑鬧的徒勞無功轉來轉去。
 
 
  
  專挑超強寒流的時候戶外活動……喝了兩口還有氣泡的液體,還是在青春末端的人禁不住熱血兩個字,不小心冒出那句話來還真是害人不淺,不過現在被拱成主揪坐在這也算是現世報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暗礁

不知為什麼,他站在那覺得有一點缺氧。

隨手握著馬克杯的邊緣,小夜燈的微光中一望,沙發上那團趴著的身影,正矇頭大睡,間斷的鼾聲,證明那片陰影並不是沙發上的靠枕堆疊,而躡腳繼續走了幾步,門縫下一線漆黑,確實的扣上而沒有任何的動搖。
深夜的暈眩,像是貼著畫面太近而一瞬之間就算睜眼也什麼都看不到,一片昏花,剛剛那畫面到底是什麼意思?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洗手台上流洩而下的水聲,在浴室裡,襯著單色的白磁,清晰的刺耳。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剛換新工作那陣子的某一天,你繼續吃著剛剛跟新同事們在公司附近買回來,看起來還好吃起來卻不怎麼樣的羮麵,心裡想著卻是剛剛路程中身為新進員工和未來同事們的客氣和疏遠,窗外的太陽好大,室外的溫度和辦公室內的空調有一點落差,玻璃圍幕像是鏡面的反射著對面大樓對面大樓的影像。

 
  碗裡的固體撈的差不多了,想著剛剛在麵條上附著的味道,因為攪拌而湯裡無所不在的沙茶弄得湯水中盡是點點的油光,正在猶豫要不要用湯匙喝個一兩口,會不會想要補充水分,結果其他鹽分熱量零碎的吃進的還比較多,其實並沒有很餓,這也是你剛剛沒有拎回分量較大的便當的主要原因,手機響了,是有一陣子未連絡的高職死黨。

 
  你內心比外在表現的還要高興,雖然很想興奮的朝話筒大喊「好久不見!最近如何?」不過午休的時段,已經開始有不少人趴在自己的辦公桌上小憩,這種七嘴八舌的高音調八成會遭到不少人的白眼,腦中掠過一堆可能的聯絡原因,不管怎樣,都高職畢業那麼久了,這幾年還有持續的聯絡就是件好事,放下湯匙接了電話,話筒傳來的是一陣吵雜的人聲,你高職死黨的吼叫像是跟背景搏鬥般傳了過來,「你到底今天同學會會不會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本篇,請配合『夏天的翅膀』一起閱讀 ※※※

   

 

看著我紮起小小的馬尾,你瞄了兩眼開口,「以後剪下來之後,給我好不好?」我搖搖頭,「不,你又不是我的吉兒*

 

有人拍了我的頭一下,「你也不是我的海安*,」隔了很久,隱閉的,「我是單純的想要,你的頭髮」

 

像是某種知識份子的暗語,不明就裡的人不知所謂,我搖了搖頭,繼續低頭,抓著筆畫來畫去,畫著我沒有開始沒有結束的小布偶熊歷險記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隻小小的布偶熊,踩著那小小的步伐,輕輕的跳到我的面前,那時我正在書桌前寫著報告,而小布偶熊,就站在我的筆袋旁,「我的名字是,實驗兔子一號,」小布偶熊這樣開口,很有精神的。

 

 「實驗兔子一號先生,你是個旅人嗎?剛好路經此地的旅人嗎?」我問,停下尋找螢光筆的動作,想著,那隻橘色的螢光筆如果被小布偶熊拿在背後,會不會有著少林十八銅人耍長棍的味道。

 

「是的,請問此地可以讓我留宿嗎?我告訴你如何召喚夏天的翅膀,作為住宿的費用好嗎?」小布偶熊這樣說著,靠著我的藍色馬克杯盤腿坐下,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我的滑鼠。

 

「好啊!實驗兔子一號先生你是從哪個國家來的?有什麼旅行的目的嗎?」我微笑,聽說,夏天有翅膀,但是,不在這個小島上。

 

「我出發的國家是,潮水長了不肯退───」像是發現了好東西,小步偶熊走到我的電腦螢幕和主機的細縫之間,不過,他的聲音還是繼續傳了出來,「旅行的目的是,流浪,還有尋找消失的地平線。」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