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洗頭很用力的那種type,特別染黑的地方,褪色了。

那個人用小碎花瓷杯?小碎花!?我真的是眼花了。

不會到後面,耳塞會是必要配件吧。

只有幼稚園小班的小孩子,被人指責公德心的問題免責,丟不丟臉哪。

根本就是逼人造口業的樣子,案。

買書買到博客來的倉儲送了我一隻他們的壓扁鉛筆。

和定年菜相比,領年菜就無聊的不值一提,不過,大概是剛下班殺氣收不起來,每次去那家便利商店,總是會遇到他們巡察或是店長之類的,嚇得當值的,總是把我交給巡察處理。

約好了呦。

鍋貼店原來也像是火鍋店,多點人去比較好,可以突破最低顆數的限制。

辦公室抓筢子守則,就是不要在週邊講啊,管你是在茶水間廁所還是樓梯間,那些地方統統都還是公司啊。

一整個無言的卡到陰。

要是管生理健康,那誰來管我的心裡健康啊。

不太能夠理解每年春酒都喝的醉醺醺在晚輩前丟人現眼的長輩心裡是怎麼想的,如果知道我這種賤嘴晚輩的真心話,大概馬上就戒酒了吧。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