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 聲明及設定

GE同人 開拓王的稱號還在遙遠的彼方
CHAPTER 3 托勒第大宅邸荒涼的庭園 呀!好黑啊!

  站在托勒第大宅邸荒涼庭院的圍院入口前,身後賽加苺之湖依舊是晴空萬里,林蔭茂密的牆邊,三人整裝待發,「準備好了嗎?」橡問。
 
  「直接殺到宅邸裡吧!」桂高傲的挑眉。
 
  橡和檬兩人快速的交換了一下眼神,"因為古勒特路德先生的緣故,所以有人要爆走了,不注意一下多趴幾次就有人會見笑展銹氣。"  
  「越級加武器更換,三明治隊形。」橡卻是毫不猶豫的正挫桂的戰火,橡和檬兩人有默契的換位到桂的兩旁,形成把桂保護在中間的陣勢。
 
  只見桂怒氣騰騰翻了白眼,腳尖不耐的拍著地面。
 
  「不然……」檬低頭在腰間的白皮小包翻了翻,拎了兩罐復活劑到桂面前晃了晃,「你要不要一手抓一罐,有事沒事自己灌?」
 
  「哼!」桂從喉頭中發出根本就是"更"的重音,頭一扭,轉了轉兩手上的風雷手環,完全無視檬的存在。
 
  「檸檬。」橡開口阻止檬再鬧下去,免的任務單當前,兩人卻一言不和的大打出手,「根據開拓副官給的情報,大宅邸裡可能已經異變了,」橡往前站了一步,「小心為上。」
 
  桂跟著橡的步伐跟上,排在橡的背後只往左露出了半個人身,然後,檬殿後,同樣以橡為基準往右露出了半個人身,三人一同小心翼翼的穿過了那開在圍牆中像是小山洞的入口。
 
  一向冷靜小心的橡在眼睛才剛被荒涼庭園的陰森黑暗籠罩時,突然背後兩股微小重力讓他差點心跳快八拍的悶哼出來。
 
  他的輕便外套腰襬,一左一右不約而同的都被人跩住了。
 
  四週一片的黑,在湖畔的烈日晴空之下,那沉重幾乎無法突破的黑,在經過如同小隧道的入口後,蓋天覆地的降臨下來,一瞬間,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而且,不如湖畔海盜吼叫的喧鬧,院內連偶爾樹梢傳來的枝芽風聲也無,可說是詭異的死寂。
 
  橡停下腳步,防衛姿勢下讓眼睛適應因為突如其來幾乎完全黑暗的暫盲,在三人努力的眨眼好一會才終於在視野末端的遠方看見那淒冷的銀藍燈光。
 
  「這待客之道……還真差。」從這語氣聽來似乎可以想像桂正不滿的挑起眉,一手扠著腰一手卻抓著橡的外套下襬,瞪視著這幾乎是整片黑壓壓的前院。
 
  「正三角隊型,」環視著眼前的茂密林蔭下的陰暗,橡快速的做出應變,要弟妹兩人直接一左一右的站在自己身後。
 
  碎石子路上的腳步聲明白的表示,檬已經往前和桂兩人併排的站在橡的背後,但只有橡一個人知道的卻是,他輕便外套的右邊下襬仍然被人握在手裡。
 
  「小桂,不要暴衝超過,檸檬,繼續跟緊。」橡冷靜的囑咐了新的注意事項,謹慎的帶隊往前。
 
  「哼!有錢買這麼大的地弄成荒廢前院就沒錢點燈啊!」聽的出來,桂不甚滿意的蠢蠢欲動,「品味真差。」
 
  前進了好一會,四周卻依舊漆黑寂靜,徒留三人在碎石子路上的腳步聲迴響,而距像是指標般的銀藍燈光也似乎只有靠近了那麼一點點。
 
  大片的石版步道接續原本腳下的碎石子路面,宣告著離大宅又更進了一點,但同樣的黑暗林蔭依舊由頭頂蓋下。
 
  「……前面有東西,」沉默許久的檬,突然在橡視線所及範圍之內依舊空無一物之前,開口說出了他野性的直覺。
 
  三人小心翼翼的繼續往前,走沒兩步後,三人不約而同的停下保持防衛姿勢,「那是……?」橡疑惑的皺眉,不知眼前這和荒廢前院毫不搭調景像是怎麼回事。
 
  在他們眼前的是,大開著有華麗雕花的兩扇縷空鐵大門,大片的石版步道依舊往院內延伸,並沿著步道兩旁豎立著多支散發著冷光的路燈,步道旁卻是兩片廣闊似乎精心保養高度一致的草皮,似乎這圍牆內就是真正的托勒第大宅邸荒涼庭園,但真正讓三人納悶的是在草皮上漂浮飛舞的大型黃光團……
 
  還有一旁還有著穿著重重大地色長袖長裙下垂帽簷的散步人型,更別說那一隻隻有大有小在草地中閒晃的灰藍毛皮四足動物。
 
  「應該是螢火蟲和正在蹓狗的仕女,聽!還有人彈鋼琴唱歌呢。」桂看著眼前的一派狀似和樂融融的景象,非常得意的推測。
 
  「但願如此,」橡十分不安的準備繼續往前,自從進了托勒第大宅邸荒涼庭園範圍之內,檬唯一開口的那句讓橡想起了,童年時讓人不願回想的事件。
 
  眼見為憑事實勝於雄辯,縱使事實常常令人冏RZ的無言,而開拓王的稱號還在遙遠的彼方。
 
  被邪惡燭架痛打的金屬框框聲下,三人連跑帶跳,沿途留下滿路的惡犬豺狼屍體,避在開拓碑後,檬一臉無言的表情,稍微喘口氣後,橡滿是無奈的開口,「這……似乎不是在蹓狗啊……」
 
  「比較小隻的還是豺狼咧!」桂沒好氣的開口,對剛剛一票沒禮貌的惡犬追著自己的裙襬咬有著深深的不滿,「都這麼大了還要被狗追,真是!」桂哼了一聲,「應該跟退隱者一樣拿鞭子,咻的一甩還有誰敢放肆。」
 
  果然女王的心裡都有一把鞭子,橡很識趣的沒有再開口,畢竟,退隱者也不是桂說的什麼優雅仕女,根本就是穿著長裙手持長皮鞭卻留著小鬍子中年男子樣貌魔物。
 
  一瞬間其他開拓家族的板機聲突然停了,「好大的狗!」檬瞇著眼看著毀壞乾枯的六角噴泉池遺蹟說。
 
  「哦,進化惡犬嗎!」裙擺上滿滿都是齒痕的桂,滿腔怒火的暴衝出去要給那群不懂禮儀的傢伙一陣鐵的紀律,「……等、小桂!」等橡注意到似乎有一點不對勁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在橡絕對死亡的掩護之下,「哇!獅子!是誰說是大狗的!」桂不顧淑女形象的狂奔,後頭緊追不放的是同樣一身灰藍毛皮的地圖王惡靈雄獅,橡開完槍毫不猶豫的一把拖過檬,三人連忙往賽加苺之湖方向逃跑。
 
  大道長又長,林蔭黑又黑,出口怎麼還跑不到?荒涼庭院裡兩隻腳的跑怎麼跑的過四隻腳的,果不其然最後三人邊按著滿是齒痕爪痕的後背,從重生點爬起來。
 
  在檬的治癒後,總算可以齜牙咧嘴的走動兩步拉拉經過重生點的筋骨酸痛,「我的烈火法袍!臭獅子我跟你勢不兩立!」某女王轉身看著自己珍愛的豔紅裙襬,氣炸的想再往傳送點殺去,「等等!」橡眼明手快的一把拉下正要繼續暴走全開的女王。
 
  「等你65級之後想把獅子當成小貓玩我也不管,現在不准招惹地圖王。」橡嚴厲但合理的下達了禁止令,再次阻止法師暴走拖怪結果全家滅團的慘劇。
 
  橡眼神一轉瞄了已經失神到全隊補滿血卻惟獨自己沒捕到的檬,對著整腮幫子氣鼓鼓的桂眼神瞟了瞟示意,「今天就先休息吧。」語畢,免的有人失神或是失態亂跑,橡一手一個的牽著弟妹回到租貸的民宿。
  
 
 
魔頭說
螢火蟲和正在蹓狗的仕女,那的確是我踏入地圖還沒走近之前的錯覺(大笑,我的視角都習慣放到最遠),再者,在到開拓碑前那長之又長的步道,根本就是荒郊野外靈異事件的鋪陳,而且還是拿到哪裡都很好用的梗,不過地圖王似乎也很喜歡在那裡散步也是,步道太長每次都跑不到地圖出口,根本就是跨級玩家的噩夢,我狂奔逃命的快要突破我個人的平均值了……
至於為什麼檸檬這集的話很少,是因為他想要演內心戲,我幫賢妻良母M、大叔控傲嬌、偽猛鬼,設定了可以演八百年的內心羈絆童年回憶,我自己都不知道這是要幹麻……這種喜歡鋪陳埋伏筆的下意識動作大概是本能……
 
 
 
NEXT CHAPTER
還沒寫=.=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