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吸菸有害健康。


  
 
  「是說,這就是後青春期的……熱血?」
  那句遲疑還在他腦袋裡迴響著,感覺幾乎一眨眼的時間之後,他手拿著啤酒坐在半高的水泥塔上,看著下方的人們邊張羅邊笑鬧的徒勞無功轉來轉去。
 
 
  
  專挑超強寒流的時候戶外活動……喝了兩口還有氣泡的液體,還是在青春末端的人禁不住熱血兩個字,不小心冒出那句話來還真是害人不淺,不過現在被拱成主揪坐在這也算是現世報了。
  
 
 
  「會不會冷?」從他微闔的視線往下看,他微紅臉頰上的明亮眼神跟嘴角的微笑似乎都表示剛剛那句不是醉話。「還好。」
  「王座的風景不錯吧!」一樣背靠在水泥牆邊上,他的肩膀就在他的膝蓋邊,順著同樣的方向往前看,輕輕的晃著晾在半空中的腳,「是很不錯。」還拎著啤酒罐的手,食指向前不知意有所指還是隨意的畫出了圓弧。
  「那幫小的保護一下飲料吧!」他轉身,擱了兩罐還凝著微霧的鋁罐在邊上,「如果等下被我喝掉了呢?」似笑非笑的表情看不出是認真還是在說笑,又嚥了一口手上的酒。
  「那麼……」他輕輕的勾下了他的手,「我可以來蜻蜓點水嗎……」已經開瓶的啤酒流暢的易主,「嗯。」
  一飲而盡將空瓶舉起示意,他說,「大王要下來巡視記得通知小的一聲。」「嗯。」用眨眼代替點頭,他的手指輕輕的擺在大腿旁。
 
 
 
  看著密麻隨著聚光燈焦點移動的人流,邊想著原來他的保管就是幫他開分他喝的意思。
 
 
 
  「哪,千辛萬苦的供品。」微微喘著氣,他把一手的啤酒往邊上一放,吐著大氣的靠上牆,「借靠一下。」他左手順手的勾上了他的右膝蓋。
  不抽腿也不動作了好一會,「你不往前嗎?」他說。
  「這裡視野比較好。」一樣沒有動作也不喘氣的回答,依舊看著前方他說。「不用顧慮小D拜託你的,」仰頭喝著啤酒,然後輕輕的放下瓶罐。
  看著前方正在擠壓站立空間的觀眾,他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只是伸手往後撈啤酒,「小D沒有拜託我什麼,還是你想下來走走。」
  搖了搖頭,他低頭看著自己懸空在別人腰間的腳,蹬著他半跪的膝頭才上得來塔邊,要直接躍下也不是不行,只是,今夜,他只有在這裡遠望的興致。
  「呀!人都跑光了,就把主揪留在這邊,還說什麼要主揪帶頭舉杯慶賀,後!真是……」像是微微嘟囔抱怨,但那口氣卻微微的帶著笑,他微微側身看著斜上方。
  「呵。很期待?」他沒有接下他的語末,只是再喝了一口酒。
  「你好像很少參加這種活動。」啪的一聲,邊按開拉環,他透露出的是深思熟慮的疑問。
  「嗯,我討厭人多的地方。」他伸手向前,毫不猶豫的鬆開手指,已經空的鋁罐筐康的摔在地面,隨著風勢咕嚕滾走。
  「那今天是小的三生有幸嗎?」毫不掩飾的愉悅,他輕輕的把額靠在他的大腿上。
  「我喝醉了。」他一樣拿起一瓶新的啤酒,但是,緊緊是握著而已。
 
 
 
  最談的來的小D今天帶了男朋友來,自然顧著男友兩人晃到前方去了,小O發酒瘋聒噪的不知道睡死在哪了,阿G帶著前陣子新交的女朋友神秘的往後看了一眼,兩人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了,阿P發現講話都沒人回話連啤酒都沒喝就走了,L照慣例重要時刻就找不到人,Q小鳥依人不知道依到哪去,小J小倆口還是一直吵吵鬧鬧,K根本沒來,剩下比較正常的就是BB跟小U兩對情侶,不過情侶聽歌都會越站越遠。
  什麼團體活動一起跨年真是個莫名其妙。
 
 
 
  「我大哥大嫂今天在墾丁。」半靠在他的大腿上,他同樣隨意放下空的鋁罐,伸手在外套內裡翻找著。
  「喔。」沒有太大的反應,應了聲當作聽到了。
  他抓出了菸,轉身往上看,安靜了好一會才開口,「你還是很在意我哥。」
  「你知道。」沒有表情,依舊是半闔的眼神。
  「你的臉……
  「很明顯,所以我才在這裡。」寒風吹亂了瀏海。
  「你想知道我大嫂是什麼樣的人嗎?」他輕輕的鬆開手,認認真真的站在他的面前。
  「不想。」沒有遷怒的回答。
  「那你想知道我是什麼樣的人嗎?」微微的歪頭他開口。
  「不想。」眨了一次眼後,他依舊平穩的回答。
  「那小的今天可以抽菸嗎?」微微勾起嘴角,他抓下了他緊握在手上的沉甸甸鋁罐。
  「可以。」只是撥了撥瀏海,他看的還是遠方的舞台。
  「謝大王恩准。」說完,他苦笑。
  音樂聲漸歇,傳來的只是模糊不清的人聲,要倒數了。「聽說今年的煙火是最後一年了。」菸點了,螢螢的火光,他站回原位,左手跨在他的右大腿上。
  「那他們為什麼還那麼快樂呢?」他的喃喃自語,隨著寒風消散。
 
 
 
『人群中 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痛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 靜靜 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 而回憶越是甜 就是 越傷人了
 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這世界 笑了 於是你合群的一起笑了 當生存是規則 不是 你的選擇
 於是你 含著眼淚 飄飄盪盪 跌跌撞撞的走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 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
 把你的靈魂 關在永遠 鎖上的軀殼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 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
 難道就真的 抱著遺憾 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你穿的保護色 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
 能不能就讓 悲傷全部 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對不起,菸燻到你了。」他拉過他垂下的手指放在頸邊,「好,乖,不哭不哭。」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後青春期的詩/五月天


喝酒不開車開車不喝酒。未滿十八歲禁止飲酒。吸菸有害健康。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