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細的歌聲從擷蓮湖畔旁傳出,正在找人的彌生.極走進一看,他要尋找的身影正抱膝的坐在湖邊,聽著湖面上那小小的花精唱著歌呢。

手掌大小穿著粉嫩淡橘連身裙的花精,站在擷蓮葉上,胸前抱著顆銀白的小靈氣球,微閉著眼,正專注的吟唱著。

音量並不遼闊,但歌聲溫柔而虔誠,如同輕輕撫過的和風,不經意的就帶走了一天的疲憊,而細小幾不可見的光粒子,閃爍著柔和的光芒,正從小花精的頭頂上隨著歌聲清柔的上升,而正隨著風勢往著墮幽餮森的方向飄去。

歌曲結束,羅霜珞開口,「很好聽,謝謝你。」只見小花精朝著後方的彌生.極害羞的微笑了一下,抱著小靈氣球在擷蓮糾結的莖枝間跳躍而下咕嚕咕嚕的沉下湖面。

「那小靈氣球是?」彌生.極勾起興趣盎然的微笑開口問,這附近一營地使用妖氣的妖眾,除了使用靈力的羅霜珞還有誰弄得出那由靈氣凝聚而成的小巧靈氣球,「請她唱一首安眠曲的代價。」羅霜珞沒有起身,還是坐在湖邊看著最後日落的餘暉。

「你在為柩煠哀悼嗎?」彌生.極不帶任何輕蔑的語氣開口,也跟著往湖邊站了點,僅存一點的晚霞餘暉在湖面上反射出美妙變化萬千的光彩,「沒有……『弱肉強食,但也不要濫殺無辜。』教導我使用力量的人曾經這樣告訴我。」羅霜珞下巴頂著自己的膝蓋,想了想又開口,「……只是想讓他們安穩的匯流進生命源頭而已。」眼神依舊看著湖面的光影。

「天明時分出發,如果不想被一直問"羅霜小姐是不是主修風系兼修雷系?"的這類蠢問題,最好早點進帳休息。」想到剛才一陣譁然完好奇討論個不停的妖眾,害得自己像是溺斃者的浮木般盡被些根本不知道答案的問題淹沒,彌生.極就忍不住一陣苦笑。

「哦……」羅霜珞勾了勾嘴角,「多謝建議……其實,我沒有主修什麼。」俏皮的眨了眨眼,起身離開了湖邊,這下換成彌生.極頗富趣味的思考起羅霜珞留下的提示。

 

後一路平順的經過翌芳原到達了皆川源前,相較前一天的驚險,幾乎可以說安逸到無趣的不可思議,看著下方的隊伍駐紮,載著彌生.極的羅霜珞一降落,遠遠的就看到個眼熟的身影,相較於妖眾熱切的趨前問安,羅霜珞和彌生.極只是淡漠的站在原地看著,心中思索著霽神歸此時此刻出現於此的理由。

『因為處理了些事情,所以走了其他路線到達。』到底是經過了何處?處理了何事呢?主隊伍走的是推算好的最佳路線,霽神歸勢必是繞了遠路卻有辦法快馬兼程的快速到達,而又是何事必須私下進行呢,羅霜珞望著前方不遠處的旺盛營火,還理不出個頭緒,但真相大白就在明日了,而這像是暴風雨前的寧靜,就如同不遠處的樹林中所藏匿隱含的,讓眾人因營火而光亮的臉龐蒙上了一層陰影。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