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不困難啊,把自己刨開。

真好騙,也真好賣。一句小傻瓜就賣了。

又開始覺得自己好笑。

該死的輪迴。四月才剛過完,為什麼四月病就來了。

晚上的辦公室最可怕的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最可怕的是其他人收東西的窸窸窣窣。

身為妖孽,這樣講比較釋懷。

常常覺得人生無趣。

雖然我很喜歡土司,可總不能一直吃到變飼料,所以我就把土司送去養黴菌了(無誤)。

我想我不僅僅是失去你。沒有關係了。

什麼都是月亮太圓。

其實,快要被打敗了。

到底是猛爆性的炸個荒涼,然後收拾善後個三個月,還是內傷半年比較好呢。

我並不想淪落到要去看心理醫生,雖然我好幾年前就該去了。

原來,這次是因為,猛爆的什麼都來不及寫,所以才會哭得這麼慘。

現在發現我國一的英文修辭學沒有上好(大哭),可是以前不上修辭學的啊!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