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很想說,那個誰過來跟我聊天,老子又重病的快死了。可是我沒資格。

我夢見我一直在寫,寫到七孔流血了。
可是我實際上沒有在寫啊,這唸起來好拗口啊,根本就是作惡夢過頭了。

很小的時候,還記得很清楚也沒多小,聽過一個理論上可行,但是事實上破綻百出的唬爛寓言。
夏天,蝨子讓有澎澎毛的狐狸癢到受不了了,狐狸繞過森林,在綿羊的鐵絲圍欄上,叼了一球勾在鐵絲網上的羊毛下來。
然後,跑到,應該是夠深的,潺潺流動的小溪上,把整隻狐狸浸到水裡,水慢慢的淹上來,最後,水面上只剩下狐狸的鼻子跟叼著的那團羊毛;原本藏在毛裡的蝨子,為了怕淹死,紛紛爬到羊毛上。
等到全身上下的蝨子都爬上了羊毛,狐狸一張嘴,蝨子就隨著羊毛被水沖走了。
反正這是寓言,不用考究,而且我好像在以訛傳訛。
我不知道去哪裡找夠深的小溪,而且我也不知道是因為夏天,還是蝨子,才把我弄得那麼狼狽,如果我找到小溪,坐久一點好了。

我有一個其實很想廣發英雄帖的問題。
什麼時候,可以稱為,自立。
滿十八歲還是二十歲的時候?
經濟獨立可以養活自己的時候嗎?
有了不動產哩哩扣扣資產的時候嗎?
結婚了有小孩子的時候嗎?
能夠作決定背負責任的時候嗎?
可以獨自一人生活的時候嗎?
可以大言不慚的說可以自己好好生活的時候嗎?
施主,這個問題應該要問你自己。
南無……
都已經夏天了,結果我還在燒人生的問題,這樣看來今年會很慘。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