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時之間百感交集,交集的……想死。
渾渾噩噩的醒過來,結果,那時候磨掉了,太多東西,一次又一次。

那個很難搞又很有趣的人劈頭就說,「我覺得你浮浮的,像是你不會永遠都在這裡。」就在他攤開那一大疊紀錄的時候,嘴裡說的跟手裡擺的是背道而馳的同一個人。
所以我才覺得難搞的想要逃跑。

因為被點到的時候,無處可躲。

我以為永遠都不會被看穿的,至少之前從來沒有被發現的,站在分岔點上的這個事實。我明明很努力的模仿,很認真的假裝,我以為我騙過了其他人,結果,性格矯正已經到了極限,一有所遲疑,全部都爆發出來。
我從來就沒有騙過自己,我只是壓抑,強迫自己要變成那樣的。

我不相信永遠,哪一種都不相信。
所以,別說什麼珍惜了,到手了也毫無知覺。

這種人適合當朋友,偶一見之,但是不適合密切相處。
被這種天才戳的時候,其實很害怕,害怕到從最底層開始慌了。
真的有這種人,真的有這種看得到的人,行走在道中的人,那一開始的根本就不一樣,那一開始的基點我看不見,而我的自傲,離的,很遠。
讓我覺得自己魯莽的幾近呆滯,笨拙的只剩下不耐煩,遮掩這種困獸之鬥,我只能不甘願的假裝很坦率的放棄了。

我成為我曾經唾棄的。
我賴以為望的修羅場,不值得一提,而談及的沾沾自喜,不過是顯示我的低下。
那樣的視角,那樣的高度,我當然明白在視線底下的東西,看起來是長什麼樣子。

沒有哪件事情是簡單的。把運氣好當成是自己的功勳,自以為是的下場,那一瞬間動過放棄的念頭,選與不選都讓人羞愧。
到現在,還是像沒路用的小動物,想藉著裝傻發問,來把自己的問題丟給別人,把自己的責任丟給別人解決。
唯一有所克制的,只不過是沒有馬上給人造成困擾,沒有丟臉丟到公告周知,那又怎麼樣呢,全天下都知道的暗過,空氣般的隱形勳章下面貼的是醜陋的瘡疤。

現在,第一個下意識反應竟然變成逃避。
而殘留下來的自我厭惡到無以復加。

曾經理所當然的前進,曾經毫不猶豫的犁作,曾經乘風飛翔的雄心壯志,在我意志不堅定的時候,沒有智慧的時候,全部都揮霍光了。
那一串拖行的軌跡,我曾經自以為是的得意洋洋,無謂的驕傲,欠揍的鄙夷,現在都是我的自作自受,不堪入目。

如轟隆的雷聲,其實那人講的話,清楚不過。
在這渺小的天下,天下又如何呢。
就是因為已經看到盡頭了。再隔兩步,我就快要碰到盡頭了。

再明確又如何。
我還是一步步的往末端走。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