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闇本應是美好的早晨,卻被不在預期中的大嗓門給破壞了,焚焰哇啦哇啦的不停講著,「……趕快去接他啦,他可是個少見的美男子喔,你一定要有組長的樣子,給他一個好印象啊……」
  雷闇不動聲色的表情中,出現了一閃而逝的不耐,礙於組織的規定,必須身為組長的他親自出馬,就已經是件麻煩事,只怕接回來的人,也是個麻煩,上次那個一出任務就搞砸的新人,根本就是被他當場拆了退回實驗室。
  雷闇拿起出門前才丟進車內的資料,稍微翻了翻資料,訝異的拿下墨鏡,資料上,那個組織中檯面下人人繪聲繪影討論的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就是他幾年前救的那隻小貓。
  雷闇外表狀似毫無異樣,內心卻興起了想要逗一逗眼前這隻小貓的念頭,只因默翼單純的盯著他的臉卻又想不起任何東西的表情,瞪大眼睛的反應,和幾年前初見的那時,一模一樣。
  會議室的門口前,焚焰一伸手的把還在雷闇身後的默翼一把拉走,似乎是非常熟稔的開始噓寒問暖,而令知道內情的人訝異的是,一向會避開陌生人的冰澄,竟然主動的伸出手和默翼相握。


  只有呼呼的風聲充斥我們之間,我實在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我會對一個陌生人有這種熟悉的感覺,一路上,剛開始我只是偶爾的轉頭偷瞄他,後來見他不在意,乾脆就大喇喇的打量他,因為他除了開車,靜的跟石像一樣。
  四肢修長,有著隱隱約約結實的肌肉,冷酷的氣息,再加上不輸模特兒的面孔跟那雙深遂的眼眸,根本就是那種一站出去就會讓無數的少男少女尖叫不停的人,這樣突出的外表,我要是見過這種人,我怎麼會忘記呢?更何況我是在哪裡見過這人的?可是似曾相似的感覺揮之不去。
  他把車轉入一條僻靜的巷子中,在轉過頭來的面孔上,原本籠罩的冷淡氣息突然露出一絲又好氣又好笑的表情,「怎麼,我是多了一隻眼睛,還是少了一個鼻孔?」
  「我們以前見過面嗎?」看來我在打量的樣子都被他收入眼底?他像是聽到笑話一般的笑了,「有。」
  其實……這個男人笑起來……不得不承認,還蠻好看的,打開了車門他下了車,「跟上來。」走到像似荒廢已久的大宅前,開了半掩的門,走了進去。
  雖然門上的牌子寫的是會議室,不過看起來比較像是交誼廳,被焚焰拉進室內,他就忍不住的婆婆媽媽的問東問西,β-7組長落下一句,「你們先互相自我介紹。」就逕自的看起資料。
  「我是焚焰,γ-23,上次忘了介紹,她是冰澄。」焚焰指了指身旁,和當時一樣,焚焰和冰澄的手依舊緊緊交握。
  冰澄對我笑了笑,姿態優雅的伸出另一隻手,怎麼?我要學中世紀的騎士一樣,親吻女士的手背嗎?像是看出我的困惑,冰澄反而直接伸手抓住我的手,在我的腦中,響起一個溫柔輕亮的女聲,「你好,歡迎你加入我們這個小組,我是冰澄,γ-32。」
  等等!我是感覺到,不是聽到,因為這個聲音是直接的在我腦中響起,並沒有經過耳朵,而冰澄的嘴更是從頭到尾都沒張開過!

 

註:γ(gamma) 希臘字母的第三個字母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