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我踏進教室,整個喧鬧的班級如同澆入一整桶冰水般的安靜,「各位同學,這位是這學期轉學到我們班的新同學,莫翼,請大家鼓掌歡迎!」鷹井霧櫻在講台上這樣說著,膠著的三秒鐘之後,突然爆發出如同爆炸聲的響亮鼓掌聲,聲勢之大連隔壁的班級都跑來湊熱鬧。
 
  我面露受寵若驚的微笑站在台上,其實心底是酸澀的苦笑,或許真的如同那時我發覺的,現在我真的要在聚光燈下體驗我從來沒有的大學生活。
 
  從〝熱情〞的同學間抽身出來,我走向在一旁微笑的鷹井霧櫻,拿著剛剛發的行事曆,「小櫻,開學典禮要到幾點結束?」「嗯……不一定耶,因為還有各系的系會,不過最晚下午就會結束了。」在對話的中間我聽到不少的竊竊私語。
 
  「……近看也很帥!」「……欸,你聽到了嗎?他叫她小櫻耶!」「……好親密喔!不是才剛認識嗎?」「好羨慕喔!真希望莫翼也直接叫我的小名……」
繼續忽視,「謝謝,」我又扯出微笑,「以後可能還要麻煩你了,我還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哪裡,我想班上的同學一定會很樂意的幫助你的,你跟同學們處的不錯啊。」稍稍回頭,看著一片亮晶晶帶著熱切的眼神,年輕的眼神,不懂得掩飾修飾,灼灼的熱情,隨著眼光散出,微微的一笑,是沒錯,不過就是熱心的過頭了。
 
  「莫翼你急著回家嗎?不然,我們到附近的咖啡館坐坐,大家一起聊聊。」真是善良,相較於我的虛偽,壓下我的罪惡感,我不能跟以前犯同樣的錯誤,在心底這樣的囑咐自己。 
 
 
 
  無聊的坐在大禮堂裡,雖然已經對週遭投射過來的目光免疫,但是師長們的喋喋不休實在是令人煩悶,台前集合的各班班代已經解散回到各自的班級,對不起了鷹井霧櫻……
 
  身不由己的感覺你們是不會懂的,就當在她經過台前,快要走到我面前時,一凝神,讓排在台前的小盆栽往她的腳踝上倒,鷹井霧櫻一個狼蹌,我敏捷的抱住她,「你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低頭看著因為栽進我的懷抱而臉微紅的鷹井霧櫻,「應該……」她微微的站直卻又因為腳踝一陣刺痛而差點跌倒,「八成是腳踝扭傷了,來,我帶你到醫護室。」故意誇張的在眾人面前把她打橫的抱起。
 
  「抓緊一點!不然會掉下去!」同學們在後面的驚呼吸氣聲,公主抱的離開了大禮堂,我低頭眼神直直的看著她,「小櫻……醫護室在哪裡?」「前、前面直走右轉!」
 
  帥氣的踢開醫護室的門,裡面空蕩蕩的,輕輕的把她放在病床上,「我去找醫生,忍耐一下,」逛了一圈,「找不到醫生,你還好嗎?」
 
  手拿了一捲繃帶,坐在病床上的鷹井霧櫻正輕輕的想試著轉著自己的腳踝,不過刺痛感迫使她停下了動作,抬起頭苦笑的看著我,「好像真的扭到了。」
 
  我單腳直膝的跪下,「還是我來好了。」動作輕柔的幫她脫掉鞋子,小力的用手指壓壓她的腳踝,看到她眉頭皺的死緊,緊緊的抿住嘴唇,「對不起對不起!我太大力了。」
 
  我看看空蕩蕩的醫護室,「醫生還沒來,我學過一點,我先幫你包紮固定好了。」天知道,我以前在組織裡學了是用來做什麼的,徹底的了解人體的組織是為了更有效率的殺人。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