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身,看看牆上的時鐘,中午十二點半了,我慢慢的晃到桌前,一盤鬆餅,一盤鮪魚三明治,和一盤義大利海鮮蕃茄麵,再加一大碗的牛奶玉米濃湯,我慢慢的吃,有點怪,雖然肚子餓但是提不起勁。
 

是因為食物已經有點涼了還是,嗯,阿司沒有坐在對面,有點冷清,我轉頭打開了電視,也沒在意畫面上演的是什麼,有聲音就好,別像鬼屋靜的讓人抓狂,只想往外逃。
 

突然鎖匙轉動的聲音,有人回來了,呃,要是是除了阿司以外的人,那我要怎麼解釋,我大大方方坐在這裡吃著滿桌的食物,小偷有這樣囂張的嗎?
 

阿司背著背包走進來,他看到我在桌前,也有點詫異「剛睡醒?」我點點頭把剩下的三明治嚥下去,「差點被你嚇死,我還以為誰回來了,」「這裡就我一個人住,」阿司的聲音從房間裡飄了出來。
 

「這麼快就沒課啦?」我一邊沖著盤子邊問,「只是回來拿東西,」他說,他站在門口等,「順路就一起走吧,」我套上鞋子,阿司鎖上門,兩人並肩在路上走著,他伸手把我拉近一點,「有車,睡的還好吧?」「嗯,還不錯,」我說,低頭跨上人行道沒注意他頗有深意的微笑。
 

進了學校,從我的置物櫃裡找到了我的筆記型電腦,不顧響起的鐘聲,溜進圖書館隱密的角落,接上線,信箱裡靜靜的躺了一封沒有主旨的新信,我看看寄件人地址,是謙藍,打開,四個大字,『報告近況』,另外下面還有一行小字,『ps:如果你萬聖節回來就可以看到長老新訂做的禮服了,他說是世界無敵宇宙第一超級霹靂的非常帥!』
 

忍不住偷偷的笑了,長老新訂做的禮服,哈!自從長老迷上視覺系的風格之後,他的禮服就沒有再沾上正常的邊,我記的有一年是誇張的華麗,我從背面一看,一時之間還想不出有哪個大花痴會這樣穿,完全把那些毫無品味的夫人們給比了下去。
 

今年八成是奢華的皮草風吧,謙藍根本是把這件事當笑話在講,萬聖節的聚會,那個吸血鬼必出現一年一度的盛會,住在外面的吸血鬼照慣例都要回去的,我想想還是算了吧,我去只會讓謙藍增加工作量,而且我也克制不了我想要火燒會場的慾望,去讓那些鼻子翹到天上的貴族指指點點,跟真正大魔王轉世的長老嘻嘻哈哈,一點都不吸引人。
 

開了新信件,我一個字一個字的慢慢敲著,『一樣那副死樣子,I am going to……』想了想又打,『ps:不要發邀請函給我,聖誕節再說吧!』送出了e-mail,我輸入個網址,瞄了瞄網頁,嗯,那個在黑市遇到的傢伙終於迷途知返的放棄他的懸賞,當然是經過我一番〝好意的勸導〞之後,最近應該可以過比較安靜的日子吧。
 

正準備要去別的網站逛逛,突然有陣氣急敗壞的廣播,噪音吱嘎亂叫了一陣,我好不容易才把他轉成我聽的懂得意思,大概是叫我到訓導處去報到,我拔下電腦的線,常常爆青筋的訓導主任今天的消息還真靈通啊,我上次去訓導處已經是上學期的事了,不知道經過一個暑假,那個被我炸出來的洞,修好了沒,難得今天有空就去看看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