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炎龍堡混吃等死的好命日子,過不了幾天就結束了,都是阿司說什麼打擾太久很不好意思等等的,然後,曦玥就是笑的十分詭異曖昧的用她的傳送煙霧把我們送回阿司的公寓了,還是噁心的粉紅色。
 
  一落地,我就打了個大噴嚏,有股怪味道的說,我忍不住東嗅嗅西聞聞起來,難不成是我們臨時出門有東西忘了冰的結果,那些噁心的味道對我跟阿司敏感的鼻子來說,都是很可怕的事情。
 
  那股怪味道的來源,就是從阿司帶回來的那袋東西隱隱約約飄出來,我捏著鼻子開口,「尼面裝了什麼東西啊?」「就是一些特別的香料,乾燥的粉末之類,」阿司稀鬆平常的開口,茄,只要不知道名稱,就這麼神勇,那天是誰不敢吃的。
 
  他打開袋子,把那些瓶瓶罐罐放在廚房裡,看到阿司最後拿出來的那東西,「shit!」我不禁大喊,「冷,」阿司皺眉看著我,「別說不文雅的字。」
 
  「你幹麻拿龍魄草回來,而且還是活生生的!」那顆綠綠的盆栽就是罪魁禍首!「趕快把它丟掉!」我打開垃圾桶蓋指著,阿司你是奇怪的東西吃太多秀逗了喔!
 
  「這是我特別跟曦玥要來的,為什麼要丟掉?」阿司轉身把那個小盆栽,放上廚房窗戶外的小窗台,「只是一種香料植物而已,」「曦玥到底有沒有跟你說清楚?」我要伸手之前,阿司就搶先把窗戶給關上。
 
  「有有有,這顆不會開花也不會亂長,只會維持那樣的大小,」阿司輕握住我的肩,「冷,這個世界上有很多東西,雖然你不喜歡,但是也要……」
 
 
 
  「曦玥到底有沒有告訴你龍魄草是用“龍大便”種的!?」完全無視於阿司的道德勸說,我大聲吼!
 
 
 
  「……龍、龍大便!?」阿司微微一愣,這個蠢蛋!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也不問我,還有曦玥這個傢伙,竟然敢讓阿司帶這種東西回來,難怪會笑成那樣!
 
  「龍魄草的“特殊香味”就是“龍大便”稀釋個幾百萬倍的味道,」我再次掀開垃圾桶蓋,「丟掉!那種東西我死都不吃!」真是找死,我衝出廚房,抓羊皮紙起來寫信罵人,可惡,炎龍堡那麼遠等我人殺過去都十天了,我一定要找隻速度最快的貓頭鷹,曦玥根本就是計畫好的!
 
 
 
  大概是要賠罪吧,阿司已經連續三天通通都煮我喜歡的菜而且還沒有出現青椒,不過,在他把那盆龍魄草拿去給明晰收留之前,都不想跟他廢話太多,繼續把棉被裹緊一點,電熱器開大一點,我嗶啵嗶啵的戳著遙控器。
 
  「冷,」阿司略帶歉意的臉出現,「玉米粒不夠,你能不能幫我去超市買個罐頭,爐子上還有魚,我現在走不開,」「要買幾罐?」我抬頭問,「一罐就好,剩下的我明天早上買菜再一起買,」我推開大團的棉被爬起來瞄了瞄時鐘,現在六點二十,如果六點半開飯,我跑快一點應該來得及。
 
  雪衣,雪褲,長圍巾,皮手套,防水長靴,再加個帽子,這樣的裝備對付外面正在飄雪的天氣,應該勉強夠了吧,正準備關上門,阿司的聲音傳來,「路上小心,快去快回喔!」
 
  超市是這個方向,我踢了踢腳,用時速五十,大步熱身,最好今天明諾有來上班,等下就叫他把那個大便草拿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