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警報好了,垮了有高個兒檔

你以為你付了幾百萬可以把下游當奴隸用嗎

除臭消臭永遠都不會是用一個更重的味道蓋掉另一個你不想要的氣味,為什麼會有衛生紙廠商把整大包抽取式衛生紙做到滿是香精味,還標榜是除臭的,這叫人怎麼擤鼻涕……

連做夢都在跟人勾心鬥角

我把下游逼到六日都帶睡袋在公司了

忍不住開電暖氣了

到底要我講幾次不要管他

那莫名的美送是從哪出來的

後來就這樣?

好長的腿,所以有一好就沒一好,只能說大概就是天生的吧

準備到後來,反倒便宜了那傢伙

剛畢業的小咩咩們衝市政府跨年,其他部門老人準備枕頭山跨年……

要吃吃不到

耳麥嗎

控制欲嗎

再怎麼好都是別人的

恣意妄為,到底要不要越級報告參人一本了

點菜單寫了桌號又不點,整家店送菜要一桌桌問過去,到底是整侍者還是整顧客,今天做得比較前面,一盤水餃中間被問了三次,有夠煩,外勞應該不會連數字都看不懂,品名都叫的出來啊

你沒那資格

夠殘暴的力馬來做

一整個悽慘倒地

大概一次內外交迫吧

猛藥下錯了

今天早上醒過來,突然有種剪指甲指尖前面突然特別敏感的感覺

可以說復活了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