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一想,蠶的大便也沒什麼不可以。

到現在,公務單位都還有負責窗口一請假,就沒人代理,也不知道事情發展這類該殺頭的狀況。

沒有在講真話。

拿某某大師的親筆真跡來包垃圾,這種事情大概也只有我幹得出來。

累積的叉夠多就可以離職了。

果然和幾百年前某人說的一樣,一定要跟夠強勢的人才有可能交往,可是算來算去自己也強勢到某個境界,更重點是,我行我素到這樣,行嗎?

如果不能微笑以對,那就該走了。

糗個屁啊,自己的工作沒做還感大言不慚的講別人害他被抓很丟臉,丟臉死好了。

這真是個他X的巡迴。

暨愛用的佛手柑跟中性海洋絕版之後,最近的新歡是粉紅葡萄柚,不要再絕版了好嗎?

今日最智障,竟然在整層辦公室的循環風口放芳香劑,是想要集體中毒是嗎,挑香水的品味這麼爛,就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

充分體會到黏膜的上下不一。

毒電波無處去,穿過毛衣處處是,靜電過剩。

一夜逼出黑眼圈。

錯的事情一看多,甚至會質疑自己。

現在一直懷疑自己的堅持是不是對的,該不該放棄。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