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化會怎麼樣?現在金屬的外殼已經開始像銀黏土一樣軟綿綿的了!剛剛被雷闇盯著看的時候,他都已經不知道握住多久了,三十度到底是多少啊!
 
  我一連串內心無聲哀號,臉部表情應該也是控制不了的青白紅黑的輪流轉吧,雷闇只是好整以暇的站在一旁,在我冷汗直冒只好趕快讓金屬球浮空起來的時候開口,「還不快走。」
 
  我慢吞吞的跟在雷闇後面,小心的走著,當我正在小心翼翼的兼顧腳下的樓梯和手中的平衡,已經搬好的焚焰地下室輕輕的喊,「雷闇,你看!」當我離開樓梯踏在地下室的地面上,焚焰才敢大聲的說「浮起來了!」 
  金屬球現在正水平的浮在距離我向上攤開雙掌的五公分處,表面看起來,似乎沒有繼續變軟的趨勢,我抬頭看看雷闇,他只是用眼神瞟半掩的變電箱。
 
  當我跨過變電箱走上走道,聽得出來焚焰本想往前然後又被雷闇制止,不用想我只能苦笑,我輕輕的移開左手,在金屬球依舊是水平的狀態下,盡量將左手伸向黑色的金屬大門,摸得到門,可是輕輕一推根本不會動啊。
 
  深吸了一口氣集中,輕輕的一彈指,在不移動右手的狀態下,讓厚達將近十公分的金屬門板向後敞開。
 
  雷闇這才進了走道,掏出剛剛的塑膠盒子,在我盯著金屬球緩慢的讓它下降時,雷闇輕輕的一擺手接過了控制權,小小龍捲風般的旋風托著金屬球,像是在幫它散熱般的圍繞著,沒多久竟然讓金屬球隨意的摔進盒中,闔蓋,清風般的拖著盒子往牆上架子的某個空位送。
 
  雷闇還是一臉冷硬的表情轉身,焚燄的表情從本來很想要哇啦講些什麼的立刻鎖住,「我上去找冰澄。」扯出個微笑後他就……落跑了,不知道有沒有邊跑邊在胸前劃十字。
 
  正想跟著雷闇的步伐往外,他突然一個迴身,甩出了個強大的風壓撞上我,情急之下我只能放出精神防禦,防禦沒碎,但是我被轟的往後撞上金屬大門,雷闇大概沒有要致我於死地,否則他應該會對我使用更尖銳有殺傷力的,例如風刃之類的。
 
  所以……我放下防禦,正眼看著雷闇。
 
  雷闇打量了我一會,然後他輕輕的笑了,一臉壞笑……
 
  一伸手,他把我圈在他跟金屬大門的中間,雖然只有高我一個頭多,但他強勢的態度跟似笑非笑的表情,讓我有被黑豹盯住的感覺,像是下一秒我的脖子就會被咬斷,我渾身上冷汗又冒出來,然後他,「噗!」的輕咳,伸手摸我的髮尾。
 
  「什麼時候發現的?」雷闇輕輕的說,我可以感覺他的氣息就在我的頭頂靠的很近,他的聲音很低很柔,但越是這樣我就越不安。
 
  「在閒逛的時候……」我小聲的說,想假裝我是無意中發現的。

  「什麼時候?」雷闇又再問了一遍,這次他手收的更緊,他的頭越靠越近,已經貼到了我的耳邊,可是我根本就不敢動。
 
  「昨、昨天下午……」我結結巴巴的講。
 
  「那我的房間呢,你去過嗎?」雷闇又問,我已經被他抱在懷裡了。 
 
  「沒有!」他這樣好像一點都不生氣,可是我緊張的要命,神經緊繃到最極限。
 

 

 

 

 

 

================================
馬的烈!又整回重寫!!!

23-start.jpg  

23-end.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