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沒有?」雷闇的手又收緊了一點。
 
  「真的沒有!」我連聲音都忍不住微微的顫抖了。
 
  「你知不知道,漠視組長的命令行動,要面臨很嚴重的處罰,後果隨組長處置。」雷闇整個人緊貼在我身上,大腿纏上我的腰,他的手指不安份的摸著我的背頸,順著寒毛輕輕的撫摸著,而且有越摸越下面的趨勢,他的氣息,輕輕的在我耳邊吹著,隨著他的話語一陣一陣的碰著我敏感的耳邊,他的唇在講話時,若有似無的輕觸著我的耳朵,引起我一陣陣輕顫,渾身無力的任由他抱著。  
  
  我的腦袋空白了好一陣子,不知道是因為他所說的話,還是他狀似挑逗的動作,不曉得是該回答什麼,他那時候吩咐的留在這裡,有禁止我到處看的意思嗎?
 
  就在我遲疑了很久的時候,雷闇慢慢的把頭從我的耳旁抬起又突然冒出一句「你真的不記得我是誰了?」,就在我快被嚇死的時候,突然問這種不相干的問題,我整個人徹底的呆楞抬頭盯著雷闇看。
 
  雷闇露出詭異的笑容,「二選一!」
 
  什麼!
 
  「這樣……」雷闇稍稍的鬆開我。
 
  「給你三天的時間,你最好趕快想起我是誰,不然……」雷闇低頭抓起我的左手,像是個小孩在把玩著。
 
  「不然怎樣?」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覺得我像隻獵物,被雷闇這隻黑豹放在利爪間玩弄。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依舊是那個詭異的笑容。
 
 

  當我們出現在二樓起居室前,本來走來走去的焚焰,一看到雷闇,他就識相的閃到一邊去了,冰澄輕輕的拍著我的肩「你還好吧?」「嗯,」我點點頭。
 
  「冰澄,聯絡的怎麼樣了?」雷闇問到,冰澄比的個OK的手勢,「沒有其他的問題你們可以先回去。」雷闇說完就轉身離開。
 
  雷闇一踏出起居室沒多久,就在我很想跟在後面離開房間的時候,焚焰一個箭步唰的一聲把門關上,「小貓啊~」他一臉討好的像是在招呼小動物。
 
  「我聽焚燄說了,捧著『那個』沒事吧?」冰澄的大眼微微露出了擔憂。
 
  「沒事,只是好像差點死掉,現在還有點不太真實……」我擺了擺手,整個人像是虛脫一般的坐在沙發椅上。
 
  「雷闇為什麼要把盒子打開?他有說什麼嗎?」焚焰很不解的問。
 
  「……沒有,」我遲疑了一會,還是別講好了。
 
  「大概是一種測試吧……」我胡亂的湊了個理由,這騙的了焚焰但是騙不了冰澄。
 
  「所以,應該是通過了吧。」就在焚燄詫異的望著冰澄的同時,冰澄卻笑咪咪的拍了我的肩。
 
  「最後他有把『那個』接回去。」不過,『那個』究竟是哪個啊,難不成那金屬球的表面真的是銀黏土嗎?在雷闇幫它降溫之後,摔進盒子的當下,那顆球可是硬的沒有變形。
焚焰自以為的推論,「還好啦,雷闇非常討厭笨蛋。」焚焰笑嘻嘻的對我舉了個大拇指,但是一旁的冰澄卻不說話了。
 
 

 

 

 

 

================================
問與答,問全部都改了,答還繼續沿用兩句,我的腦袋大概爛了吧……

  

, ,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