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我到是真的笑了,「陳伯,」「莫翼少爺,」陳伯微微欠身,她像是被破壞好事般不悅的瞪著陳伯,「穆更津小姐,」陳伯開口,但是只是微微的點頭,眼裡也沒有尊敬,穆更津二千金開口「有什麼事?」語氣高傲中含著深深的厭惡,目中無人的樣子完全忘了自己客人的身分。

  我笑的更高興了,「謝謝你,陳伯,還特別麻煩你了,」「哪裡,」陳伯行禮告退,「對不起,」我轉頭。
 
  「我對〝大姊〞完全沒有興趣。」說完,在她還沒發難之前,走到樓梯之下,喜好男色的穆更津二千金,已經被心裡貪婪的慾望給完全佔據了,完全忘記已經那二十五歲的年紀,因為沒有修身養性而再怎麼保養都沒用的臉龐,猙獰的讓人覺得叫她大姊還算太客氣了。

  「莫翼,我記住你了!總有一天叫你趴在我的腳下求我狠狠的踹你一腳。」有個咬牙切齒的聲音惡狠狠的低聲說著。

  
  站在那雕功細膩的扶手梯旁,紳士般的伸出一隻手輕輕牽住正緩緩一步步走下來的鷹井霧櫻,陳伯無言提醒的就是這個,紳士該做的行為舉止,一身簡單大方的白色小禮服,配著隱約光芒的珍珠項鍊,長髮如絲的垂在優美的肩頸上,宛如含苞待放的純白山百合,清新純潔的讓人覺得似乎連週遭都亮了起來,摘出別在胸前口袋上的紫玫瑰,「送給你,」鷹井霧櫻浮出一抹嬌羞的微笑,輕輕的撩起耳後的長髮,「幫我別上好嗎?」

  「好看嗎?」,「不太適合……」我故意的頓了頓,遞了一杯香檳,「因為你比紫玫瑰美太多了。」「老是這樣逗人家!」鷹井霧櫻的臉上浮出一抹紅暈,我淺淺的笑了。

  她小聲的說「還好你剛剛過來牽我,我緊張的都快要踩到自己的裙子了。」「哦,看不出來啊,我被你的微笑電到了。」鷹井霧櫻作勢輕輕的拍了我一下,「油腔滑調!」「放心,騎士一定會救公主突破重圍的!」

  小舞台上的樂團,紛紛站定位調起音來,一會,燈光微微變暗,聚光燈投射在中央,陳伯依舊輕手輕腳的出現,「請小姐跟莫少爺開舞吧!」

  優雅華麗的華爾茲舞曲的前奏開始,我伸出手,帶著絲質手套的小手伸了過來,「有這個榮幸跟你跳支舞嗎?」音樂響起,戲中戲也隨之開始,微笑。

  兩三支慢歌下來,跳的相當愉快,但是旁邊對著鷹井霧櫻潺潺留著口水的蒼蠅還是蠻多的,有個比較有膽的豬哥突然硬插進來說要交換舞伴,看著鷹井霧櫻有點手足無措逃不開又不願意的樣子,我暗勢輕輕的推開了那隻臭氣沖天的豬,「我們打算休息一下,不打擾你們跳舞的興致了,」拉著她離開舞池,「我們到旁邊散散步吧!」

  在花園裡的長椅坐下,鷹井霧櫻輕輕的吐了一口氣「剛剛,謝謝你了,」「我以我的騎士精神發誓,絕對不會把公主交給那種人的,」我故意誇張的說,你值得更好的人,其他真心待你的人,真的,但這個人,不是我,沒血沒肉身不由己的騙子。

 

, , , , , , ,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