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不要叫我不要碰我,不管怎麼什麼事發生,一定要等我自己醒過來,」我凝凝神,手臂放鬆,『魂』自動浮起,指著離我最近的生物體,阿司的鼻尖,「如果這次你不聽我的話,就別巴望我會再理你。」
 

我闔上眼,冬眠。
 
  
 
  知覺慢慢的回復,四肢的感覺也慢慢出現,我睜開眼,望著白色的天花板,努力想著我現在在哪裡,這是冬眠睡了好幾天之後的茫茫然,轉頭,熟悉的擺設,哦,這裡是阿司的公寓。
 

不知道是怎麼阿司是怎麼魯的,搞到最後,我竟然就在他家冬眠了,我看看左手臂,『魂』依舊緊貼在我的手旁,稍微動一動感覺檢查一下,好像沒有外傷,『魂』輕輕的浮起,發出一陣微微的鳴聲,嗯,很好,今年的萬聖節,安穩的度過了。
 

我那時把『魂』用皮帶綁在我的左手臂上,『魂』是我的愛刀,其實沒辦法確切歸類成什麼武器,不過很接近刀所以就這樣叫,長老在我離開族裡時送給我的,長老自己畫設計圖請族裡的工匠打的,不規則的刀形像火焰,長老的穿衣哲學非常奇怪,不過對於武器的品味,倒是非常不錯的,大約我大腿長的刀身,不管綁在手壁上或是用掌握,剛剛好的重量,都像是一體成型的契合。
 

「冬眠的時候,『魂』爲了保護我,會作出什麼事我不保證,不過長老說,『魂』的個性和我一樣,而且,他不認識你,所以少招惹他,」我記得我好像有跟阿司講過這話,沒看到他人,該不會被『魂』趕跑了吧!
 

因為打造時加了我的血跟『迷離魂晶』,『魂』有著視我為主人的意志,在我冬眠或是意志不清的時候,會主動的保護我,每每冬眠或是遇到危急狀況的時候,我都會把『魂』帶在身邊,慣例,我都會把他放在床板裡的,所以,阿司沒見過是正常的。
 

站起身,我拉拉好幾天沒動的筋骨,往門外走去,阿司最好在家又剛好有空,我非常清楚我的肚子,餓的咕嚕咕嚕的叫了,我的直覺反應正準備往可能會有食物的廚房晃去,客廳了有人聲,我轉了個彎,探頭看。
 

阿司正和一個男的坐在桌邊聊天著,應該是阿司的同學還是朋友的,年紀看起來差不多,兩人聊的頗為高興,而這個男的,嗯,雖然只看見背影,但是,好像在哪見過呢,阿司看見我,依舊高興的開口,「冷,你醒了,來,我跟你介紹……」我往前站了一步,那人轉頭。
 

背著光,我看不清楚他的臉,突然,他像是驚嚇的跳起,顫抖的邊退邊往門口靠近,阿司胡疑的看著他的反應,我也是。
 

這人感覺起來,那動作身型好像真的在哪看過,我往前踏了一步,那人像是老鼠見著貓般的慌張,狼狽又異常快速的像陣閃電般的奪門而出,一連串撞倒東西乒乒磅磅的聲音,聽的出來,這人逃的非常的快。
 
  
「奇怪?」我說,「奇怪?」阿司也開口,「羅傑平常看到女生都不會這樣啊!」
 

「那個人是吸血鬼的羅傑?」,如果是他的話,那些反應都說的過去,「對啊,」阿司點點頭,「本來想介紹你們認識的,想說你們都是吸血鬼,認識一下有些照應,」阿司站起身向我走來,「冷,你冬眠醒了,覺得怎麼樣?」
 

「我……肚子餓,」有人哈哈笑著的進廚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