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床緣,盯著自己的雙手,小雪球的雪白毛皮的輕絨觸感似乎還留在我的手上,而負責人的話在我腦中回蕩。
 
  「是你害死的……牠的命是你毀的……」
 
  「是你害死的……牠的命是你毀的……」
 
  阿樂靜靜的走了過來,默默的遞了面紙給我,我才感覺到臉頰上的涼意,我低著頭邊擦著眼淚邊說,「阿樂,幫我一個忙好不好……」
 
   「嗯,」阿樂只輕哼了一聲。
 
  「抱我一下好不好,一下就好了。」我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說的話,因為負責人的話還在我的腦海中像回聲一般不停的重複,阿樂無言的靠過來,把我摟在懷裡,像上次一樣。
 
  我只覺得溫暖,然後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小雪球的犧牲,讓我認清了一件事實,就是我一定要離開這裡。
 
 
 
  四個月後,宿舍區,房間號碼δ-13。
 
  剛結束一天的訓練,夜若凡擦著一頭濕淋淋的頭髮,兩聲敲門聲後,指導者α面無表情的進來了,彷彿預料指導者α的出現,夜若凡只是頓了頓,並沒有停下手上的動作,「δ-13,這是你第三次預謀逃脫。」指導者α原本慘白泛青的臉色似乎又更黑藍了一點。
 
  「我說過,我要離開這裡。」夜若凡定定的宣告,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猶豫。
 
  為什麼δ-13的腦袋轉不過來,為什麼負責人能夠容忍他胡鬧這麼多次,沒有下格殺令,指導者α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頓了頓,指導者α開口,「負責人要你單獨去見他……我知道你想離開。」聽起來像是難得語重心長的語氣,指導者α又說,「其實還有另外的方法,不用玩命又正大光明的方法……」
 
  「什麼方法?」似乎若為其事的樣子,夜若凡的眼睫下,其實是閃爍的眼神,「通過所有的測驗,被組織分派出任務,就可以離開這個實驗室,離開了實驗室,回到外面的世界……」指導者α的話似乎意有所指。
 
  「你這樣對我說,指導者應該教導我要對組織盡忠,這該不會又是一樣測試?」夜若凡不屑的開口,怒視的瞪著指導者α,「你以為我跟其他指導者一樣嗎?」一向無視夜若凡情緒反彈的指導者α突然反問。
 
  「我跟你一樣是實驗品,第一代,你可以不相信,我的編號是α-752。」指導者α語氣根本沒有起伏,但是卻讓夜若凡訝異的瞪大了眼。
 
  沉默了好一會,夜若凡很快的又反問,「第一代及第二代的實驗品已經全部死亡了,除了第二代的β-7,如果你可以再生一次,組織為什麼還需要我們這些新進實驗品?」
 
  指導者α讚許的點點頭,「功課作的不錯,組織將我的大腦移植到生化人的身體上,而這兩代的實驗品移植手術成功的,包含我只剩三人,生化人的身體,充其量只是個裝載大腦的容器,連自然走路都辦不到。」
 
 
 

  「凌晨一點整,不要遲到。」指導者α突然轉換話題,夜若凡默記下時間,又問,「負責人是什麼樣的人?」
  
  「別在他面前做傻事。」拋下這句話,指導者α離開了。
 
 
 
  輕敲了兩下門版,沒人應聲,扭開了門,房間內一片漆黑;開了燈,房間內空無一人,裡面只有一張沙發,和一張小茶几,「δ-13,」僵硬的電腦男聲響起。
 
  「我還是沒有資格見到偉大的負責人是吧。」夜若凡的嘴角牽起一嘲諷的微笑,在沙發上隨意的坐下,「果然是我選中的人。」電腦混音男聲不知道是諷刺還是讚美。
 
  「不用浪費時間了,有話就直說吧!」有意無意,夜若凡的視線掃過了牆面上的時鐘,「我特准你明天休假。」聽不出音調的字句中,似乎有一點點的沾沾自喜,而夜若凡也毫無任何的欣喜之情,依舊在同樣的牢籠中,能有什麼差別。
 
  「δ-13,你的忠誠度幾乎是零。」不像是在詢問也不像是肯定,電腦混音依舊透過擴音設備環繞著這房間,夜若凡沒有回嘴,但是桀傲不馴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你是我挑選的實驗品……」
 
  「我是人,我是、一、個、人!一個有腦袋有思想的人!」夜若凡大聲吼著。
 
  「我不是實驗品,你沒有權利控制我,我是人!」
 
  「你不能硬把我塞進你想要的模型裡!」
 
  「你不能把人當作實驗品,我是人類不是動物,你這個變態!」
 
  「我不能?」依舊僵硬的電腦混音反而散發出一種殺虐的氣味,「沒有人能違逆我,你會知道反抗我有什麼下場。」
 
  
 
 
 

 
 註:β(beta) 希臘字母的第二個字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