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什麼下場,想死那麼容易,只不過死不死的了而已,更何況我也早就死過一遍了,威脅我啊……
 
  阿樂站在不遠的走廊上等著我,他手臂上的那一小塊燙傷,只是淡淡的說是在廚房燙到的,我輕輕的撫過阿樂的手臂,讓整塊燙傷瞬間消失。
 
  阿樂皺皺眉,似乎想問這樣值得嗎,這種能力是不可以隨便使用的,「管他的!」我不在乎,一句話堵住阿樂未開口疑問。
 
  正準備上床休息,站在一旁阿樂突然伸手抱緊我,我停頓了一下,也伸手回抱他,「你都是這樣說謝謝的嗎?」我輕笑著看著阿樂,「突然覺得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阿樂的眼神很溫柔,他摸了摸我的臉頰。
 
  「別傻了,我明天休假喔,一整天都看得到我。」我伸手拉了拉毯子,「嗯,晚安。」阿樂微笑的幫我拉好毯子,熄了燈關上門。 
 
 
  很詭異我是睡到自然醒的,連鬧鐘的聲響都沒有,房內十分安靜,一瞄,現在已經逼近中午,阿樂沒來搖醒我是因為今天是休假嗎?等等午餐的時間他應該會出現,再問就好。
 
  正中午十二點正,一樣叩叩的敲門聲,我正等著我的午餐,走進的人卻不是阿樂,陌生的男人穿著和阿樂同樣的制服,雙手捧著個木盒,「這是負責人交代給你的。」只說了這麼一句,他遞出盒子就離開了。
 
  因"負責人"三字所衍生出的厭惡感讓我把木盒丟在桌上,絲毫沒有探究內容的意願,肚子餓的生理感覺又逐漸浮了上來,這時……
 
  「打開盒子,」那僵硬的電腦混音突然在我的頭頂上出現。
 
  一片寒意頓時爬上了我的背脊,「裡面是什麼?」我必須要努力壓抑,才止的住那幾乎無法抑制的顫抖,天花板一片沉默,我緩慢的打開了盒蓋,精巧的機關讓盒子自動的攤平。
 
 
 
  是阿樂的人頭靜靜的躺在盒子裡面。
  
  他的眼睛閉著,神色安詳的像是睡著了一般……
 
  只是……只是脖子以下除了血肉糢糊的……
 
  就沒有了……
 

 
  我用手輕輕的幫阿樂把瀏海撥好,弄成平常的樣子。
 
  「對不起,阿樂,對不起,原諒我……」我的眼淚源源不絕的流下,滴在阿樂的瀏海和桌上,我伸手想把眼淚從阿樂頭髮上抹去但是止不住……
 
  回憶一幕募的閃過我模糊的眼前。
 
  「沒有負責人的允許,誰都不能走。」「一切都會過去的,所有的事情都會好轉的,博士費盡千辛萬苦的才把你救活了,所以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為了博士,為了你。」「你到底叫什麼名字……我記不住你的編號。」「……阿樂。」「你都是這樣說謝謝的嗎?」「突然覺得好像以後再也見不到你了。」「別傻了,我明天休假喔,一整天都看得到我。」「嗯,晚安。」
 
  是誰拉了我回來,是誰給了我溫暖,是誰支持我走下去,是誰默默在我身旁……我做了什麼?我到底做了什麼?我是靠誰在這裡撐了這麼久?為什麼會這樣?
 
  雙手輕輕摸著阿樂的臉,我難過的只能啜泣。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的眼淚終於可以稍稍的止住。
 
  輕輕的抹去阿樂臉上的血跡,手伸到脖子上,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眨掉眼中的淚水,凝聚手中的熱流,讓阿樂脖子上的傷口全部癒合。
 
  現在……
 
  這是我唯一能為阿樂做的事……
 
  額頭靠著額頭,我閉上眼睛,輕輕的說,「我會永遠記得你的,阿樂。」
 
 
 
  「這就是你違逆我的下場,」電腦混音的男聲又在我的頭頂響起。
 
  「為什麼是阿樂?……先是小雪球,再來是阿樂,他們都是無辜的!無辜的你懂不懂,跟我們兩個之間恩怨一點關係也沒有!」我蹬的站起吼!手一揮天花板出現微微的裂痕。
 
  「要就衝著我來就好,為什麼要傷害這些無辜的人?你這個懦夫!你要是有本事,為什麼不親自來殺了我!我在這裡等啊!只會藏身於電腦之後,指使東指使西算什麼!」我盯著天花板,無懼於負責人的冷血殘酷,滿腔的憤恨怒火,狂洩而出。
 
  「因為他們都是你在乎的東西。」僵硬的電腦混音,理所當然的回答,頓了頓又說,「他們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什麼!」我瞪大了眼睛,「就是這樣的原因?你說什麼東西!」
 
  「沒錯,你們都是我的實驗品,只有我能決定你們的一切。」狂妄又冰冷的語氣。
 
  「銷毀無用的實驗品,沒有利用價值的東西不必留在世上。」
 
  殘酷的字句,一字一字的捶進我的心。
 
  因為……因為……他們是我所在乎的人,所以才會……所以才會……
 
  「下一次,就是你從前的家人朋友,你應該還記的他們吧,記性不錯的δ-13。」僵硬的電腦混音,冷冷的笑著。
 

 

 

※※※ 預告! 下一章 <第二部,之後> ※※※


改錯字也不是我願意的(艸,大哭逃走……)

, , , , ,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