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瓜,青椒,大黃瓜,呃,這...  
  

  疑?安西伯伯什麼時候接了這種怪case啊,實驗桌上這一大袋的蔬果,是要做什麼用的啊,苦瓜、青椒、大黃瓜、酪梨、聖女小番茄、西洋芹,還有一堆雜七雜八的...,這種組合,活像生鮮蔬果櫃的縮小版,老實說,很詭異啊,詭異的讓人想發抖啊,或是直接把那大袋的東西塞近垃圾桶,眼不見為淨啊

  剛吃完早餐進實驗室的我,看著實驗桌上的量販店大塑膠袋,頭頂上冒出一連串驚嘆號加問號,總之,在沒人承認那袋東西是他的狀況之下,我還是乖乖的作自己的實驗,比較妥當說   

  後來,當我在無菌操作台前仔細的看著前幾天培養的細菌,一邊碎碎唸的發牢騷,「匪了匪了,為什麼都沒長啦,是死掉還是怎樣啊,有長的怎麼這麼小顆啊,」話還沒說完,實驗室裡想起我沒有聽過的馬達翁翁聲,外加附帶刀片切碎東西的快速攪拌聲,大概是新的食物處理機,在處理新樣品吧,我是這麼想的

  馬達聲音停了大概三分鐘之後,雅雅學姊從我身後走過,丟下了一句話,「星,那杯是你的,我放在後面的實驗桌上,」「好,謝謝學姊,」在看細菌的我,頭還是沒轉根本就是直覺反應的回答

  等等,什麼哪杯啊?

  轉頭,裝在紙杯裡的淡黃色奶昔狀的液體,正在黑色的實驗桌上孤零零的等著我,我眨了眨眼,嗯,這裡是安西伯伯的實驗室啊,可是,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啊

  「好讚喔!我要續杯!」阿凱的聲音已經從另外一邊傳出來,他抓著紙杯的手也從實驗桌的另一邊伸出來了,「學姊打的酪梨牛奶很好喝咧,你不敢喝的話給我,」阿凱這話是對我說的,不過,他的眼神是盯著我的紙杯

  酪梨喔,我對酪梨的印象就是有次我媽買了沒熟的酪梨回家,直接削皮沾鹽吃,那味道會讓吃下去的剎那強烈質疑自己的舌頭還存不存在

  啊,不是什麼酪梨不酪梨的,重點是,安西伯伯的實驗室裡怎麼會出現酪梨牛奶,又不是在夜市裡面那種賣綜合果汁的攤子  
  

  結果,上一秒我還在看培養基上面的細菌生長狀態,下一秒鐘,我就已經拿起紙杯喝著雅雅學姊打的愛心酪梨牛奶,我是從來都沒有喝過酪梨牛奶,不過學姊調的比例真的很好喝,比奶昔還好喝一點,除了酪梨跟牛奶之外,還加了布丁、煉乳跟香草冰淇淋

  「因為,人家很想喝馬,所以,就帶材料來打了啊,」雅雅學姊略帶裝可愛的語氣,讓人只想回應她個一樣甜甜的微笑  
  

  因為,真的太好喝,全實驗室的人都續杯,可是,酪梨牛奶的材料用完之後,那台貴夫人食物處理機的聲音,還是翁翁響個不停

  那,現在這是怎麼回事啊?誰在用啊?  
  

  「大學長在打果菜汁,」阿凱像是小偷般鬼鬼祟祟的走到我身邊說,果菜汁?這跟大學長的形象一點都不合...,很難想像大學長自己在打什麼果菜汁,「果汁機裡面會放什麼東西啊?」我忍不住的脫口而出

  呃,我突然想到,今天桌上的那一大袋.....

  阿凱頭上掛了一排黑線外加一大片陰影開口,「苦瓜、青椒、大黃瓜.......」  
  

  果菜汁最後因為阿凱跟大學長嗆聲,所以他們兩個人把整鍋喝掉了,至於口味如何,我也不知道,不過阿凱還是活的好好的,所以,應該祇是很難想像而已吧

  然後,我又突然想起來了,我剛進實驗室的那個暑假,就是大概去年的這個時候,現在已經畢業的阿翔學長,打出來過熱騰騰的西瓜汁,所以,比較起來,成品是這種高難度的綜合果菜汁,大學長的手藝應該算是不錯的吧
  

ps:這個系列,以後會不定時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