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隻小小的布偶熊,踩著那小小的步伐,輕輕的跳到我的面前,那時我正在書桌前寫著報告,而小布偶熊,就站在我的筆袋旁,「我的名字是,實驗兔子一號,」小布偶熊這樣開口,很有精神的。

 

 「實驗兔子一號先生,你是個旅人嗎?剛好路經此地的旅人嗎?」我問,停下尋找螢光筆的動作,想著,那隻橘色的螢光筆如果被小布偶熊拿在背後,會不會有著少林十八銅人耍長棍的味道。

 

「是的,請問此地可以讓我留宿嗎?我告訴你如何召喚夏天的翅膀,作為住宿的費用好嗎?」小布偶熊這樣說著,靠著我的藍色馬克杯盤腿坐下,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著我的滑鼠。

 

「好啊!實驗兔子一號先生你是從哪個國家來的?有什麼旅行的目的嗎?」我微笑,聽說,夏天有翅膀,但是,不在這個小島上。

 

「我出發的國家是,潮水長了不肯退───」像是發現了好東西,小步偶熊走到我的電腦螢幕和主機的細縫之間,不過,他的聲音還是繼續傳了出來,「旅行的目的是,流浪,還有尋找消失的地平線。」 

我看到小布偶熊的背影,他彎著腰像是拖著什麼東西,他又向後移動兩步,太重讓他拿不動的是太久沒用而被推到一邊的滑鼠腕墊。

 

「讓我來好了,」我伸出手,接過這費力的工作,「這裡可以嗎?」我指著桌上的某個位置,「這邊,謝謝,」小布偶熊坐在我的腕墊上,感覺像是坐在沙發上的休息。

 

在我翻開第三本參考書籍尋找可以用的資料,第一百五十六頁第六段第八行,消費購物請索取統一發票,這時我突然想到,「實驗兔子一號先生,你的流浪,是有目的還是沒有目的的?」

 

「一朵在城市裡生長的美麗花朵,要說沒有理由,也不能說是有啊!」小布偶熊站起,離開了我的腕墊,「可以借我這個嗎?」他翻開一整本的空白環裝筆記本,「請───」我遞出了一整盒蠟筆,相較於隻隻比他高的原子筆,我用過而短短的蠟筆,或許會比較符合他的身高。

 

「從前,有一片藍色的雪花落下,掉進一個男孩的額頭,」小布偶熊抓起綠色的蠟筆,在筆記本上塗著,沒多久,他翻了一頁,「故事到這裡結束,從此,女孩只會流出帶著斑點的眼淚。」

 

「實驗兔子一號先生,請問你的國家裡,能不能租一個擁抱?」我好奇的問,畢竟這個城市不適合我。

 

他抓起了紅色的蠟筆,跳到上頭,「已經很久,」他用力的用左腳踩著,「不曾出現,」又換右腳,「這麼樣的,」雙腳都踩上,他用著全身的重量用力跳著,「虛偽無恥!」

 

就在小布偶熊要跌倒的時候,我伸出手扥了他一把,「實在太濕了,小子,你是在池塘裡出生的嗎!」他有點氣急敗壞,不知道是因為我的問題,還是我的蠟筆,「嗯,換下一頁呢,」我翻了頁,用已經碎裂的紅色蠟筆碎片,隨意的在筆記本上抹著。

 

「等等!等等!」他抓起黑色的蠟筆在紙上畫著,那姿勢,就像軍人抓著步槍,一手扥著,一手扣板機,前端朝著目標,後端頂著肩頭,「別動!別動!」小布偶熊急急的喊著,他努力的塗著,我的食指指甲。

 

「這樣就可以了,當星星落下來的時候,你不會是這個城市最後一個瘋的人!」像是頗為滿意自己的作品,小布偶熊抽起一張面紙,滿足的擦著自己的臉。

 

「哦,」我努力回想今天的氣象報告,出現在月亮旁的流星群,還要一百三十五年又四天,才會到達我所在的城市,或許那個時候,我已經移動到木星邊的那個六三九二號小行星上了,不過,還是,「謝謝你了!實驗兔子一號先生。」

 

「這沒什麼,我告訴你個比毛線捲還要長的故事,」帥氣把面紙當成披風紮在脖子上,小布偶熊學芭蕾舞者轉了一圈,「故事是這樣開始的,」小布偶熊擺出彈奏西塔琴的姿勢,「流水下面有百鬼夜行的夜晚,」我喊,「稍等一下!」

 

面紙做的披風突然裂開,「什麼!」小布偶熊跌了一跤,他跳上我的滑鼠,「別學那隻半夜兩點才開始叫的粗魯臭蟲!」

 

「請容小賊為你準備,堪以入目的,」我推開旁邊堆疊的講義,點了兩個薰衣草香味的蠟燭,關掉了桌燈,小布偶熊的身上,就只剩月光。

 

小布偶熊站在相框後面露出半張臉,「在流水下面有百鬼夜行的夜晚,」他重覆第一句,「我和你一直尋找,可以喃喃訴說的對象,整整一百年,在玫瑰花瓣爛死在窗緣上的時候,」他慢慢的踱步出來,站在蠟燭的中央。

 

「有個名為雪井的偶人,在海芋狂歡的時候歌唱,『在這身軀殼消失之前,倘若願望能現在傳遞,即使和這些白雪一起消失───』重複再重複,直到這個世界又將少一個詩人。」

 

「在我身邊,安心的睡,你的好朋友將會有一次機會接下有質感的幸福,沉默跟爭吵之間,真的痛,是我、是我夢遊,還是你夢遊,愛,還是挽回不了,也拯救不了。」

 

「紅葉稻穗,是誰的美麗與哀愁,你在世界的前端說,沒有辦法,有隻帶著侍衛的貓會出現,告訴你,是誰,脆弱的像是承受不了自己的心跳,就快要從中心一層層的剝離開了。」

 

「你,還是我,或是他,永遠永遠,輕輕說,別放棄的戰鬥,冒著岩漿的火獅,給你一巴掌,遺留了、放棄了、捨棄了、離開了,捧著預言的濕婆神用他的權杖,頂著世界中央,還有你的心底。」

 

突然沉默了,是不是故事講完了,我安靜的看著小布偶熊,他惦起腳,擺了個安靜的手勢,左邊轉三圈,右邊轉三圈,「月光結成一個繭!」

 

  頓時,一陣大風,燭光熄了,我的眼前一片黑,夏天的翅膀來了!

  

  

  

(原名:小布偶熊的名字是實驗兔子一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