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了望窗外,一片灰濛濛的,安靜無聲看不出任何的線條,只不過是忽濃忽淡的霧白,壯觀下以為是霧氣散不掉,其實是在下雨,這種莫名其妙的天氣,也許是基隆特有的梅雨季吧。

  
  又到了這個種時候了,又是出現這種天氣的時候了。

  
  兩年前的當時,還是跟現在一樣,出現這種,雨不雨霧不霧的天氣,遠看像霧,走進卻是微小的毛毛雨,微小根本不會興起任何拿出雨具的念頭,不過事實卻是,當置身其中,在還沒開始注意的時候,其實肩頭、髮尾已經開始慢慢的浸濕。

 
  就像當初感情發生的那時。

 
  霧要多久才會散,那讓人根本無從想像的巨量水氣是從哪裡出現又從哪裡消失?

 
  只是無相生,也是無相滅。
 
 
 

  該感謝嗎?悲哀這辭形容呢?

 
  而我們終於走到,現在都只是對方的,普通朋友,的境界。
 
 
  

  在悶熱的夏日,洗完澡之後,讓電風扇吹散暑氣散去的瞬間,有點像是,下午地面熱氣開始隱匿的時候,有個好酒友一起灌下冰啤酒的瞬間,只不過更加的隨意滑落。

 
  這中間到底互相折磨了多久,認真的算似乎也不太清楚,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不過端看我留下那一長串的文章,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在我哀嚎夠了之後,就陡然收聲。

 
  也許我就是在那時斷下,狠心的往前走,裝作沒這回事的從不回頭望;應該是我的不負責任,在我放棄之後,沉寂了某個週期之後,唯一表現的只有擺脫,不論裡外,不管是我的習慣,還是你,傷人?我當時根本想都沒想過,畢竟,已經覺得自己夠低落的需要撿起來了。
 
 
 

  「那麼,就這樣吧。」你愉快的結尾,「恩。」一如往常,我這樣回答;我們還是朋友吧,你給我的感覺是這樣。 
 
  那麼,就這樣愉快的繼續吧,按照著應定的軌跡,單單如此,平淡但是仍就足夠愉快的友情,有著襯出的微笑幸福,一如著我與其他人的連結。

 
  現在是以玆紀念嗎?似乎也不太相像,我只不過是看到了那霧,又瀰漫了我的窗外,喃喃的感嘆,原來已經距離,是第三年霧了。
 
 
 

  可能,這次我們真的說再見,畢業之後,從此無瓜無葛,在多年不見之後,只剩下陌生人三字。

 
  前後的交叉而過,也許是緣分留給我們最好笑的遺憾。

 
  終於,我們再也不是對方心目中,比死黨再更特別一點的人了。

 
  成為,只是,曾經而已。
 
 
 

  也許,陽光終於曬乾了霧滴,可以開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