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色斗篷稱脫的更白皙的皮膚,削的服貼短髮非常適合她的臉型,小巧直挺的鼻,粉嫩的櫻唇,雖然大大的貓眼正怒氣騰騰的盯著他看,但是黑朗洛還是忍不住的微微的笑了起來。
 

「就知道笑,連謝謝都不會說,大笨蛋一個,搞什麼啊!早知道就不救你了,媽是發什麼神經,說什麼你人不錯,真是的,我幹麻來啊!」死神像是抱怨般的雙手交叉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
 

黑朗洛在病床上坐直,忍不住的細細打量明顯怒氣未消的死神。
 

「看什麼看!」死神發現黑朗洛直盯著她看,忍不住微微的皺眉,「你不是認識榛葉嗎?又不是沒看過死神。」
 

沉默了好一會,黑朗洛突然開口「你一定是乾媽的女兒,霜珞,對吧?」
 

「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羅霜珞從鼻子哼著氣,仔細想想黑朗洛的話又眉毛一挑,「你憑什麼那麼肯定?」
 

「就憑你長的跟乾媽很像,加上你跟乾媽講的一模一樣,」黑朗洛在床上笑的很燦爛。
 

shit!,媽又講了什麼?」羅霜珞的臉微紅,黑朗洛見狀笑的更高興了。
 

「乾媽說,你長的很可愛像隻小貓,除了個性有點火爆,脾氣有點彆扭,不太愛笑之外是個孝順的好孩子。」
 

羅霜珞深深的吸了口氣,「你剛剛叫我媽什麼?」眼神危險的微微瞇起。
 

「乾媽啊,對了,我二十七歲,你十七歲,來,叫大哥,順便告訴我你是怎樣當上死神的,你跟榛葉一樣都是實習死神嗎?為什麼你用的鐮刀很特別?」羅霜珞低頭沉默。
 

「我知道你害羞,你一定是太高興突然有我這個優秀的乾哥所以講不出話來,沒關係,叫我洛大哥就好了,來碼,叫洛大哥,別害羞馬!」黑朗洛自顧自的講著,根本沒發現羅霜珞已經緊握拳頭,青筋一根一根的爆出來。
 

唰的一聲,羅霜珞從椅子上彈起,一手拎住黑朗洛病人服的領口,力量之大讓他整個人微微的騰空,黑朗洛這才發現羅霜珞太陽穴旁突出的青筋。
 

「黑──先──生」羅霜珞冷冷的一個字一個字的講。
 

「是!我的名字是黑朗洛,要記住喔!」黑朗洛對上了羅霜珞怒氣騰騰的眼,依舊嘻皮笑臉的說著。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但是,你給我記著,歪腦筋別動到我媽身上,要是動到我媽一根寒毛,我讓你有頭睡覺,沒頭起床!」說完,一放手讓黑朗洛咚的栽進病床,轉身就要離開病房。
 

「喂,小珞珞別走!」黑朗洛急忙喊道。
 

啪!像是線斷掉的聲音,「你,你剛剛叫我什麼?」冰冷冷的鐮刀正抵著黑朗洛的脖子。
 

「沒、沒什麼,別走,要是你一走剛剛那群黑影又回來了怎麼辦?」黑朗洛這次真的冷汗啵啵的滴下來,這次慘了!她這次真的生氣了
 

「誰管你,死掉最好,笨蛋!」颼的,羅霜珞的背影消失在病房內。
 

過了好一會,病房內還是安安靜靜的,黑朗洛才小小聲的說,「真的走了呀,我哪有對乾媽打什麼主意,我是對你……」
 

黑朗洛看看時鐘,已經快天亮了,這間病房他也不敢再睡下去了,乾脆就晃到護理站找護士聊天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