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 聲明及設定 
   
GE同人 開拓王的稱號還在遙遠的彼方
CHAPTER 4 牽手手 
 
  橡坐在自己的行軍床邊低頭寫著今日的開拓日誌,在偶爾的抬頭下,讓他知道房間的另一邊的桂已經睡熟到發出喃喃像是「臭獅子!」、「沒禮貌!」的夢話,隔壁床的檬卻是反常的環抱著膝蓋坐在床上睜大眼。
 
  一如往常的收拾好東西,「熄燈了。」橡說,嗯的一聲檬滑進了他的毛毯之下,但是黑暗之中的衣物摩擦聲,不言而喻的表明其實檬正輾轉反側的失眠。
 
  在只有窗外路燈側影的昏暗燈光之中,橡在自己的床上坐正,悄聲的說,「你不舒服嗎?」衣物摩擦的窸娑聲突然停了,過了一會,才聽到檬氣音的開口,「我不知道。」
 
  然後是一陣重物摩擦移動的聲音,悶聲過後,檬聽見他身旁的橡說,「手。」檬轉頭。
 
  微光中,並排併攏的行軍床上,躺在他身旁的橡也轉頭望著他,伸出毛毯之外,橡的左手腕,微微上揚。
 
  只遲疑了那麼一下下,檬飛快的伸出右手交握,靠著橡那帶著薄繭的溫熱掌心,隨著沉穩的心跳聲,漸漸的,兩人的呼吸都漸緩而沉睡。   
  
  清晨,窗外的陽光閃著,慣例常常賴床的桂率先第一個醒來,她揉了揉眼正準備進浴廁盥洗……
 
  站在並排的兩張單人床床尾,還穿著襯衣的桂反常的很有耐性喊另外兩人起床。
 
  把橡的手臂抱在懷裡,額頂著橡的臂上肩旁睡的正熟的檬,迷迷濛濛的睜開眼,只聽到桂大聲的宣告,「你們兩個……」
 
  「不準在我面前演四腳獸!」
 
  還在一片剛睡醒的茫茫然之下,桂的大喊過了一會才進到檬的大腦裡,瞬間轟的一聲炸的臉都紅了,「我去盥洗。」一說完就急急忙忙襯衣沒換什麼東西也沒帶,跌跌撞撞的衝到公共浴室了。
 
  隔了很久,久到整民宿的人都輪流盥洗完外加打掃整排公共浴室的時間後,有個穿著襯衣的斥侯終於神色自若的回房。
 
  一進門就看到橡皺著眉依舊穿著襯衣背朝上的趴在行軍床上,一旁已經著裝的桂卻站在床邊正對著橡的後背指指點點。
 
  檬匆匆的走進床邊,幾乎是驚慌的撲到橡的床邊,映入眼簾的是整片的瘀青,「我想大概是鞭傷當下治癒好,可是肌肉的烏青讓我動不了吧。」橡苦笑著。
 
  「對啊,退隱者都只抽大橡。」桂一副沒事人的直起身,在檬懊惱的喃喃自語「怎麼會那麼嚴重……」時,桂瀟灑的丟下一句,「檸檬,交給你啦!」就提著衣袋出了房門。
 
  「欸!」等檬愣了一下發現的時候,就剩他跟橡四眼相望了,而橡一副剛起床時桂根本沒有講什麼的表情,更精確的說就像連背痛也沒有發生他只是悠閒的趴在床上,沒多久橡打破沉默,「桂去補法袍了。」
 
  「嗄!那她……」檬突然覺得腦袋一片混亂,因為暴走如家常便飯,拖怪如天生本能的薄皮嫩雞法師現在一個人毫無顧忌的在外遊蕩,這該如何是好!
 
  「不用擔心。」橡伸手按了按檬讓他不再繼續原地團團轉,「桂答應我會從傳送點飛去科茵福羅找紡織師,如果再不行會到立普圖衛拜託安德烈老師。」
 
  傻眼後的檬只能發出一聲哦,在他沒看到彈指之間的片刻,育嬰經驗豐富的慈母大橡已經賞罰規則立好讓劣童小桂出門溜搭了。
 
  「你先去吃早飯吧。」簡單的一句安撫,讓檬被半催眠的正常著裝後到了民宿的食堂,在吃了一半的早餐的當下才想起,還躺在床上的橡粒米未進。
 
 
  
  捧著大袋的東西進了房門,正想開口的檬發現,均勻呼吸聲的橡臉上落下一綹髮絲,放下手中東西的檬忍不住好奇的打量橡的睡顏,印象中小時候橡也是很忙,father那樣鬆散有鬼自己一個過日子會有問題的傢伙,被雷劈到的收養他們三個,小孩中年紀最大的橡不知道幾歲開始就兄代父職任勞任怨,小時候一直誤以為橡是不會睡覺的,到現在,每次看到橡的睡顏還是會覺得很有趣。
 
  密實蓋在背上的熱毛巾和微小的咚咚聲,讓橡從白日的假寐中醒來,發現自己背上舖著暖暖的熱毛巾,而檬正為著盡力壓低音量而閃到房間的另一端把草藥磨細。
 
  「你醒了啊!」檬轉頭臉上蕩出笑靨,「要吃東西嗎?」
 
  被檬輕手輕腳的扶起,披著另一條新換上的熱毛巾,橡手中捧著餐盒,微微一笑緩慢的吃著餐盒裡的三明治,看著檬正細心著配置各草藥的比例。
 
  墨綠草藥膏在缽中散發著清涼感,橡正微微前傾任檬用手指在自己光裸的背上敷上藥膏,但似乎這樣的姿勢對滿背瘀青的橡實在太過吃力,沒多久連緊抓著床墊的手掌也微微顫抖起來。
 
  檬輕輕的拉了橡的手臂,枕在自家弟弟肩上的橡卻慢慢的呼出一口氣,讓檬緊張的懷疑是哪裡的手勁太大,「做哥哥的還要靠在弟弟的肩上……」句末是說不出口的嘆氣。
 
  「不要講這種話!」檬彆扭的吐出反抗,張口卻不知接著該講什麼,只好沉默的繼續上藥的動作,手臂環過檬的肩頸低頭頂著的橡默默微笑了,「好。」
 
  「我想直接進到托勒第大宅邸裡,再來會辛苦你了。」橡開口時有著微微的氣流竄過耳邊,檬驚訝的停下手上的動作,「可是等級差太多了啊!」
 
  「你跟小桂都怕黑……終究要跨過去,」像是想到什麼似的,橡又笑了出來,「大宅邸裡好像比較亮,說不定小桂會一路發飆暴走,除了拖到王之外就勉強過得去。」
 
  「她小時候就只會僵在那邊命令別人開燈,」檬也沒好氣的開口,「到最後就一路衝撞把所有東西都推倒踢翻跑出去,還趁機巴我頭。」
 
  「你小時候一黑沒人牽就蹲著不敢走,」橡笑出聲,「father說你都根本就是在黑暗中玩躲貓貓。」
 
  "……你會來找我呀"慌忙的吞下差點跑到嘴邊的話,一個分神檬手中的繃帶滾落地,「你不用動,我來,」檬一手環過橡的腰,在一邊讓靠在他身上的橡維持平衡,一邊伸出另外一隻手想撈起在地板上滾動的紗布捲。
 
  「我們什麼都沒有看到!」幾聲長槍槍托撞擊到地面的聲響,從門縫只見幾個穿著寶藍制服又提著大包小包的身影快速的從走廊另一端消失。
 
  「我不知道奧修火槍兵還有貨運到府的便民服務。」橡無奈的盤算著戶頭裡面被桂簽完帳之後不知道還剩幾天的伙食費,而一旁的互相做為人字拱橋的檬,則是短時間一天之內連續兩次強大電流衝擊,導致臉蛋跟腦袋都差不多烤熟了。
 
 
 
魔頭說
為什麼退隱者的鞭子都招呼狙擊手我也很想知道,我猜大概因為橡是M吧……
  
  
  
NEXT CHAPTER
GE同人 開拓王的稱號還在遙遠的彼方
CHAPTER 5 托勒第大宅邸 蓮藕?可以吃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