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但是短暫虛無的一天,如同彩虹。
 
 
 
  雖然我不想承認,吃了美味的雷闇牌早餐,和鷹井霧櫻家中一大票同學單純的討論功課,笑笑鬧鬧,甚至鷹井霧瞳也拿了她的課本來問問題,憑此,我獲得鷹井霧櫻獎勵的眼神一枚。
 
  在我們要走的時候,雷闇開口問了一句,「今天怎麼都沒看到伯父?」狀似基於禮貌的普通問題,把我從快樂的假象拉了回來,鷹井霧櫻想了想回答,「也不知道耶,爸爸今天早上看了報紙跟信就出門了。」
 
  是收到有彈孔的恐嚇信而找警方來了吧,我這樣想著,鷹井雄猆什麼時候才肯放棄,如果他知道什麼在等著他,還會這樣堅持,無所畏懼嗎,我真的不想走到最殘酷的那端,輕易的,讓生命……
 
  就在雷闇跟他們聊天的同時,我走進到大廳裡的那座古董鐘旁,用眼神輕輕的讓玻璃門轉開一條隙縫,看著『第十天』的信封浮起,直立在門下方木頭框架的死角,闔上門信封靠在框架上,除非貼在玻璃上才會看到那多出的一條白線。
 
  今天是倒數第十一天,在明天早上正十點,派對那天被我貼在鐘面上的監視攝影器就會爆炸,這就是第十天的訊號,而聞訊而出的人們,在僅存的殘骸中,就會發現那個信封,『還有十天,你將會失去你最珍愛的東西』。
 
 
  
  鷹井雄猆比我們預期的還要頑強,第十一天的預告,他找了專人處理,某個不入流的集團,雷闇是這樣交代焚焰,「『豺狼』如果來騷擾,那你就去把他們炸了!」似乎對他們的印像不是很好。
 
  而第十天的倒數,古董鐘炸開之後,鷹井雄猆馬上遣散整屋子的傭人,只剩管家陳伯和親信的司機以及廚娘兩三人,下午,就找到類似的複製品放回原位,古董鐘爆炸的始末,只有鷹井雄猆和陳伯知道內情,其他人通通被埋在鼓裡,鷹井雄猆還是認為他能夠保護自己的家人。
 
  當晚,鷹井雄猆就宣布,鷹井霧櫻、霧瞳姊妹上下學出門都要有人接送,不得有異議,頓時像是戒嚴時期。
 
 
 
  我送鷹井霧櫻走到校門,而陳伯早就在那裡等待,他微微的一欠身,而我點點頭,「隨時都可以打電話給我,任何時候都可以。」我轉頭對著鷹井霧櫻這樣說著,幫她開了車門。
 
  鷹井霧櫻並不知情發生了什麼事,只知道爸爸突然緊張起來,就如同從前商戰的時候,而她也相信,過不了幾天,就會沒事的,一如鷹井雄猆保證的,事情很快就會結束。
 
  如果,我說,這次不同呢,永遠都回不到快樂的從前呢?
 
 
 
  正要翻過圍牆,就看到焚焰跟冰澄推開鬼屋大門走出來,依舊,焚焰的大嗓門伴著冰澄的微笑出現在我的面前,「小貓,我好可憐喔你知不知道,雷闇那個臭傢伙都把我都苦力來使喚的說,幫我教訓教訓他一下。」
 
  焚焰是智商退化到只剩三歲嗎?「你活該!真不知道冰澄是怎麼忍受你的。」故意翻白眼給他看,他竟然轉頭假裝唉怨的戳著牆壁,「看來這次要打持久戰了,你跟雷闇都要互相照顧喔。」冰澄拍拍我的肩,優雅的像是隻蝴蝶,輕輕的翻過圍牆,而本來在戳牆壁的焚焰連忙小跑步跟上,「小澄,等等我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星空藍 的頭像
星空藍

深藍星空

星空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